无事生非乱打人 蹲牢还得赔损失

  

  赵某酒后无事生非,凌晨到路口随意拦截车辆、殴打过往行人,导致周某受轻伤、张某的一部手机损坏以及两辆出租车损坏。不久前,柳州市鱼峰区人民法院认定赵某犯寻衅滋事罪,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2个月,判令赵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各项经济损失1.69万余元,驳回周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家住柳州市鱼峰区的赵某现年37岁。自2000年起,赵某因一次犯抢劫罪和3次犯故意伤害罪,先后4次被判处有期徒刑,最后一次服刑期满后于2015年8月12日出狱。

  然而仅过了3年多,赵某再次犯事。2018年11月3日1时许,已有几分醉态的赵某来到离自家不远的一个路口,手持啤酒瓶和木棍,站在路口乱喊乱叫发泄情绪。后来,他站在路中间随意拦截过往车辆,见车辆不停便用棍子乱打、用啤酒瓶砸向车尾,导致两辆出租车轻微受损。赵某还随意殴打先后路过此处的周某和张某。周某受伤较重,他打电话报警后立即到医院治疗。张某被赵某用木棍殴打后逃跑,途中手机摔下受损。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立即出警,将赵某当场抓获。经柳州市价格认证中心认定,张某的手机修复价格为820元。经诊断,周某左眼挫伤、左侧头面部外伤、左侧肋骨骨折等,住院治疗11天后仍继续医治,支付医疗费共计1.4万余元。经鉴定,周某的受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去年9月,柳州市鱼峰区人民检察院对赵某提起公诉,指控他犯寻衅滋事罪。周某以赵某的犯罪行为给其造成经济损失为由,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赵某赔偿其经济损失共计3万余元。法院开庭审理时,赵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并表示愿意赔偿周某的经济损失,但目前没有能力赔偿。

  经审理,鱼峰区法院认为,赵某为发泄情绪、无事生非,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赵某归案以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赵某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5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赵某的犯罪行为同时造成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经济损失,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对于周某的诉讼请求,根据其提供的证据,法院核定并支持的项目有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共计1.69万余元,对周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赵某和周某对法院的一审判决均不上诉,该判决已生效。

  法理评析

  根据我国刑法及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对于附带民事诉讼的审理,依照我国民事法律的相关规定处理。根据民法总则及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赵某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随意拦截车辆,殴打过路行人,导致被害人周某轻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随意殴打他人致1人以上轻伤或者2人以上轻微伤的,认定为寻衅滋事行为“情节恶劣”,以犯寻衅滋事罪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赵某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依法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朱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