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贿罪的行为方式及其实务认定

受贿罪的行为方式及其实务认定

□陈伟意  陈建财

  不同的行为方式,决定着不同的犯罪形态。就受贿罪而言,刑法第385条、第388条所规定的行为方式都是两种,即“索取他人财物”与“收受他人财物”。在理论与实务上,正确理解这两种行为方式对于准确界定受贿罪的犯罪形态有着重要意义。但一直以来,各界对此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笔者尝试逐一分析,以供司法实践参考。

  一、关于“索取他人财物”的行为

  一般认为,“索取他人财物”属于主动型受贿,即他人没有给予财物的意思表示,但国家工作人员主动索取。依文义理解,主动型受贿的行为方式是索取,系“索”和“取”的组合——“索”乃求取、讨取,亦即向他人提出要求;“取”则指领取、取得。按行为原理,“索取”在语义上应当包括意思表示行为(要约行为)和领取行为。

  因此,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情形包括两种:一是索与取的结合,即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向他人提出要求,并实际领取或取得他人财物;二是索与取的分离,即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向他人提出要求,但他人予以拒绝或者没有明示同意,或口头答应但在案发时还没有实际交付财物。对于前者,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明示或暗示的方法向他人求取财物,说明其具有取得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若其实际领取或取得的他人财物价值符合司法解释规定的入罪标准,则构成受贿罪既遂。但对于后者的定性,存在不同的意见:一种观点认为,在索取贿赂的情况下,以国家工作人员实施了索要行为作为既遂标准;另一种观点认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要他人财物,只是由于对方拒绝而未得逞,属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因而构成受贿罪未遂;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受贿罪中的“索取”是由索求与取得两个行为构成,只“索”而不“取”的,不足以侵犯职务行为的不可收买性,对此不应以犯罪处理。笔者认为,受贿罪在客观上既是目的犯,也是行为犯,而行为包括意思表示行为和实施行为。因此,只要国家工作人员提出了索要行为(意思表示行为),就应当认定国家工作人员已着手实施受贿犯罪行为。若出于国家工作人员意志以外的原因(如他人予以拒绝或者没有明示同意,或口头答应但在案发时还没有实际交付)而未得逞的,应认定为受贿罪(未遂);若他人准备交付或交付时,国家工作人员又明确拒绝收取的,则应当认定为受贿罪(中止)。当然,如果国家工作人员索要的财物价值没有达到或者无法足以认定达到司法解释规定的入罪标准,则不存在受贿罪的既遂、未遂或中止问题。

  二、关于“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的行为

  相对于“索取他人财物”而言,“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属于被动型受贿,即他人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而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在刑法上,被动型受贿的行为实质是收受。依文义理解,“收受”由“收”和“受”组成,“收”乃接收、收取之意,“受”则指接受、承受之意,二者属于同义互文。按行为原理,“收受”同样包括意思表示行为(只是基于被动型受贿是以他人先行要约或实际给予财物为前提,因而此时的意思表示行为属于承诺行为)与实际接收行为。

  从实践来看,以所收受财物符合司法解释规定的入罪标准为前提分析,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的情形主要有三种:

  ——国家工作人员承诺收受他人财物(亦即明确同意他人给予财物之要约,下同),并实际收受他人财物。在此情况下,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承诺收受他人财物,说明其具有收受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因而其实际收受他人财物的,构成受贿罪既遂。之后不论国家工作人员基于何种事由予以退还或上交,均不影响犯罪既遂的构成。

  ——国家工作人员承诺收受他人财物,但至案发时尚无实际收受行为。这种情况比较常见,也最为复杂,通常有六种表现。1.承诺是虚假意思表示,只是为了应付他人的纠缠,承诺之后不再有任何收受的意思表示或行为。这种情形下国家工作人员显然不具有收受的主观故意,因而不构成受贿罪。2.承诺收受他人财物,但明确待“办完事”(即为他人谋取利益)后再收取,因案发而未能收受。这种情形下国家工作人员具有承诺行为,可以认定其已经着手实施受贿犯罪,只是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应当属于受贿罪(未遂)。3.承诺收受他人财物,但在为他人谋取利益过程中,他人明确表示或以其行为表明不再交付。这种情形下的没有收受也是由于国家工作人员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应当属于受贿罪(未遂)。4.明确同意收受他人财物,但在案发前又明确拒绝收受。这种情形下,国家工作人员具有承诺行为,可以认定其已经着手实施受贿犯罪,但其在承诺后拒绝收受,属于“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应当认定为犯罪中止。5.承诺收受他人财物但没有接收,而是仍由他人“代管”。对此种情形,有观点认为,财物所有权可以基于交付或法定、约定方式转移,因而国家工作人员明确同意收受他人财物并约定由他人代管的,说明国家工作人员事实上行使了财物支配权,因而可以认定其已收受他人财物。但笔者认为,约定内容是“由你代管”或是“先放你那里,以后再说”,都只是国家工作人员的主观认识,该主观认识还可能发生变化,因而只要他人在案发时没有实际交付财物,则对国家工作人员宜认定为受贿罪(未遂)。6.承诺收受他人财物,但指示他人将财物交第三人占有。对此,有观点认为,刑法规定的是“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表明收受主体是国家工作人员,不能把第三人收受视为国家工作人员收受。笔者认为,对于他人给予财物的要约,一经国家工作人员承诺后,存在的只是给予和收受行为的履行问题。具体行为的履行方式包括自己行为或代理行为,即他人可以自己给予,也可以委托代理人给予,而国家工作人员可以自己收受,也可以委托代理人收受。换言之,若国家工作人员明示或暗示他人向第三人交付财物,实际上就是由第三人代理收受,该代理收受的效果仍然归属于国家工作人员。因此,若他人按国家工作人员要求给予第三人以财物的,则国家工作人员构成受贿既遂;若他人没有按国家工作人员要求给予第三人以财物的,则属于国家工作人员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构成受贿罪(未遂)。

  ——国家工作人员没有承诺收受他人财物,但事实上收受了他人财物。这种情形在实践中较为常见,并对司法实践形成困扰。一种观点认为,国家工作人员收受他人财物的事实行为可以印证其主观故意,应当认定为受贿既遂。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国家工作人员没有明确表态同意甚至已经口头拒绝,表明其没有收受的主观故意,不能认定为受贿。笔者认为,国家工作人员是否具有收受他人财物的故意,应当根据收受行为当时与之后的具体情况作出不同的认定。实践中,确实存在国家工作人员不想收受他人财物,但又不得不收受的情况,如顾及他人面子而勉强收下,或他人强行或偷偷留下,或他人欺诈交付(如把贵重物品或大额现金当作水果)等。此类情形下,如果国家工作人员及时退还或上交,表明其确实没有收受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因而不构成受贿罪。但若国家工作人员没有及时退还或上交,或者只是作出退还或上交的意思表示,却长时间没有退还行为或没有按规定期限予以上交,甚或还对他人财物予以处分的,则应当认定其具有收受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构成受贿罪既遂。但对于他人欺诈交付情形,则仍需作进一步分析。比如,他人将贵重物品或大额现金当作普通礼品给予国家工作人员,如果国家工作人员收受后确实没有查看,而是一直当作普通礼品随意放置甚或事后丢弃,则不能根据国家工作人员的长期占有或事后处分行为推定其具有收受他人财物的故意,即不宜认定为受贿罪既遂。

  综上所述,界定受贿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及相应犯罪形态,应考虑的因素不能一概而论。就主动型受贿而言,依国家工作人员的要约行为即可认定其已着手实施受贿犯罪,并以其是否取得他人财物判断犯罪的相应形态。但就被动型受贿而言,则要综合考虑国家工作人员承诺的真实性、是否取得他人财物以及取得他人财物时的情境与事后对财物的处分等因素,方能准确判断受贿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及相应犯罪形态。

  (作者陈伟意系北海市银海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陈建财系九三学社南宁市委法工委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