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多发引出的思考

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多发引出的思考

——以乐业县近三年发生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为例

□罗昌明  陆欣歆

  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突出已成为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未成年人是一个独特的社会群体。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是一项系统而长期的工作,关系家庭幸福,关系社会和谐,关系国家命运,需要社会各方面共同参与。笔者从审判职能出发,以教育和保护为立足点,以服务为延伸点,通过对乐业县2017年至2019年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数据进行分析,探讨当前青少年刑事案件审判存在的问题,并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议。

  一、乐业县近三年来青少年犯罪基本情况

  2017年以来,乐业县人民法院共审结未成年人刑事案件16件27人,占同期刑事案件数3.4%,其中2017年4件5人、2018年8件14人、2019年4件8人。主要呈现以下特点:

  一是以侵犯财产及打架斗殴犯罪为主。在审结的16件案件中,盗窃罪10件14人,寻衅滋事罪2件8人。

  二是涉案未成年人多处于失学辍学状态。从犯罪人员身份上看,在校生10人,占总人数的37%;非在校生17人,占63%。脱离学校管制和老师监督,交友不善,未成年人更容易被他人错误诱导。

  三是结伙作案情况突出。多数案件均是邀约朋友一起实施,其中共同作案人包括社会不良青年及未满16周岁的学生。

  四是网吧等娱乐场所成为犯罪多发地。

  二、未成年人犯罪多发的原因

  (一)不劳而获心理。由于自身没有收入,一些未成年人迫于向父母伸手要钱的压力,便去偷去抢,通过这种不劳而获的行为快速获取钱财。

  (二)结交不良朋友。综合乐业县近三年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案情来看,有10件存在交友不慎的情况。大多数未成年人打架斗殴是因为碍于朋友间的面子去帮忙打人。未成年人往往缺乏理性的思考,很多思想观点、行为方式都是从他们所处的环境、所交的朋友那里学来的,耳濡目染,就会导致生活轨道偏差。

  (三)不良行为屡教不改。在乐业县法院审理的10起未成年人盗窃案件中,有12人存在多次盗窃的情形,且司法局的社会调查评估报告显示,多数人平时表现较差,不适合适用缓刑。未成年人走上犯罪道路一般都是从不良行为开始的,有一个“劣迹——违纪——违法——犯罪”的变化过程。

  (四)紧张、复杂的家庭关系和不当的教育方式。家庭系统出现问题、家庭教育缺失、家庭关系紧张、家庭结构不完整等原因,影响了未成年人的社会化,加上未成年人法律意识淡薄,易出现心理问题、人格不健全,甚至出现越轨行为等。

  (五)过早走入社会。很多未成年人由于厌学而过早退学,走入社会,结交社会上一些不良青年,染上恶习。由于无固定收入来源,辨别是非能力较弱,他们被他人错误诱导后极易走上犯罪道路。

  三、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一)缺乏监督和教育。与在校生相比,过早走入社会的未成年人在家得不到父母的有效监督,又缺乏学校老师的教育,没有形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及正确的道德观念。而法治宣传面向的是在校生,对于那些辍学在家的未成年人法治教育覆盖率极低。

  (二)家长不重视。很多未成年人因为厌学不去学校继续接受教育,家长对这类孩子毫无对策,没有耐心的家长甚至就此置之不理,任其自生自灭,在法院做沟通工作的时候也不愿意配合。

  (三)校园欺凌屡见不鲜。当前,校园欺凌暴力事件频发,给被欺凌学生身体和精神都造成严重打击,极大地破坏了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影响了学生的健康成长。欺凌者的行为若得不到及时制止,手段可能会越来越恶劣,最终触碰法律底线。而被欺凌者若由此产生报复心理,也容易引发犯罪行为。

  四、预防青少年犯罪的对策建议

  (一)家庭方面

  ——改变传统的教养方式。处于青春期的未成年人有了初步的自我价值判断,渴望平等,极易与父母产生冲突,一时冲动就违法乱纪。因此,父母的教养方式应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而改变,以平等尊重的方式与孩子相处。

  ——构建良好的亲子关系。和谐融洽的亲子关系对未成年人的成长起着正向的引导作用,可有效减少和预防未成年人案件发生。亲子之间的沟通交流,有助于亲子关系的建立与维护,增进彼此信任。在涉案未成年人回归家庭过程中,父母如果采取封闭性管理措施,极易引发亲子矛盾。传统的家庭沟通方式和教育方式是否会发生改变,这是衡量家庭是否具有回归支持能力的标准之一。

  (二)学校方面

  ——发挥学校教育引导作用。学生在学校不仅是学习文化,更多的是理想、道德、素质、纪律的培养,学校不应片面追求升学率而忽视学生的思想品质,不应冷遇或歧视成绩差的学生。学校应当注重培养学生的兴趣爱好、集体荣誉感、社会责任感,做到科学育人,使学生全面发展。用真心、真情关心和感化每一名学生,特别是问题学生,不让他们感到区别对待甚至出现厌学、逆反的心理。

  ——多举措开展法治教育。对未成年人进行法治教育不应局限于课堂,应注重方法和实效,把法治教育融入生活中,采用学生喜闻乐见的形式,如模拟法庭等,使学生在潜移默化中受到熏陶和启迪,培养未成年人的道德观念、法律意识和行为意识。

  ——科学应对不良行为的发生。学校要制定完善校园欺凌等严重行为的预防和处理制度,建立应急处置预案,明确相关岗位教职工预防和处理职责。加强校园治理的人防、物防和技防建设,充分利用心理咨询室开展学生心理健康咨询和疏导。发生校园欺凌、打架斗殴等事件,涉嫌违法犯罪的,要及时向公安部门报案并配合立案查处。

  (三)社会层面

  ——建立闲散青少年摸底排查制度。闲散青少年是未成年人犯罪的高发群体。要做好社区闲散青少年的摸底、管控工作,切实掌握闲散青少年的情况。结合他们的实际问题及面临的困难,组织社区志愿者、社会力量对他们进行帮助;与司法所等配合,组织社区闲散青少年参加社会实践、职业技能培训等,使他们融入社会生活。

  ——探索互联网法治教育新模式。不断创新形式,利用微博、QQ、微信等新媒介联系、引导、教育青少年,拓宽与青少年的沟通渠道,增强对青少年的感召力和吸引力。当前青少年沉迷于玩游戏、刷抖音等,除了原有的防沉迷系统外,可以通过累计在线时间强制青少年进行法律知识问答,对于答题正确率较低的强制下线,不仅可以规范青少年的娱乐时间,还能达到法治宣传的效果。

  (四)司法层面

  ——转变刑罚观念,合理加大适用缓刑。适用缓刑,有助于预防和控制犯罪,避免“交叉感染”,节约司法资源,矫正未成年人不良心理。对符合条件的未成年人适用缓刑,通过刑罚的合理适用来教育、感化、挽救未成年人,可达到既保护社会的稳定有序又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双重目的。适合于未成年人的非监禁刑实际上主要还是依靠缓刑。因此,有必要完善对未成年人的社会调查制度,一是完善对未成年犯的审前调查,二是完善对未成年犯缓刑执行情况的调查。缓刑执行期间进行社区矫正,形成全社会参与。不仅刑罚执行机关要做好执行工作,更需要村(居)民委员会做好帮教工作,基层司法所对未成年人定期进行法治教育。

  ——合理构建未成年人犯罪再犯问题的刑罚规定。刑法的本质是惩罚。尽管未成年犯的权益需要保障,但是构成犯罪就要有相应的刑罚。在长期的理论与实践中,我们对未成年人都是强调权益保障,而过少注重刑罚改造。未成年人在原则上不适用累犯,但是未成年人重新犯罪的可能性并不低于成年人。如果在是否可以成立累犯的问题上,未成年人和成年人有所区别,必然会削弱未成年人的规范意识,并对未成年人的道德规范和品格素养有所钝化。

  (作者单位:乐业县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