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未成年人案件频发原因简析

性侵未成年人案件频发原因简析

□李大侦

  近年来,未成年人保护的话题不断引发社会热议,尤其是未成年人被性侵的问题不断引爆社会舆论,问题严重性不言而喻。自最高人民检察院针对校园性侵问题发出“一号检察建议”以来,全国检察机关重拳打击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坚决斩断校园性侵黑手,取得不俗战果。然而,未成年人被性侵的案件还时有发生,这不得不引人深思。笔者结合工作实践,简要分析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总结此类案件的特征及诱因,以期对惩治和防范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有所参考。

  一、案件特点

  (一)以熟人作案居多

  来宾市两级检察院所办理的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犯罪主体多为亲戚、邻居、老师、朋友或同村村民,当中甚至包括父亲。犯罪嫌疑人利用被害人缺乏防备的心理,凭借其生理优势或身份地位,通过欺骗、引诱、威胁以及暴力强制等方式对被害人实施侵犯。以曾某猥亵儿童案为例,曾某趁6名未满14周岁的女童到其家中玩耍,以做游戏为诱,先后强行对她们进行猥亵。据其中一名被害人陈述,曾某共侵犯其5次,其中3次是在曾某家中,2次是在被害人家后方的半山腰上,犯罪分子十分嚣张。又如梁某强奸、猥亵儿童一案中,梁某因性欲未能满足和“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扭曲思想,竟先后多次强奸、猥亵自己的两个女儿,令人发指。

  (二)有智力障碍的未成年被害人占比较大

  未成年人本就缺乏辨别和自我保护能力,有精神障碍的未成年人被性侵的可能性远高于一般未成年人。一些有智力障碍的女性未成年人因缺乏家庭、学校的关爱,又没有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极易成为犯罪分子发泄私欲的作案目标。

  (三)犯罪不易被发现,取证难度大

  在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被告人通常以欺骗、引诱、言语威胁、暴力强制等方式对被害人实施性侵行为,犯罪手段和场所较为隐蔽,加之大部分未成年人因年幼缺乏自我辨别和保护能力,且被告人又善于伪装,故未成年被害人大多不会在第一时间揭发案情,致使被告人屡次作案后都能逃之夭夭。有的性侵案件东窗事发后,部分证据因案发时间久远而灭失,给办案工作增加了调查取证难度。如韦某猥亵儿童一案中,韦某系某县中学教师,在近半年的时间里以谈成绩为名,在上课或者课间休息时间把10余名女学生单独叫到其办公室,多次对她们进行猥亵。因时间久远,许多案件证据无法固定,最终能认定的猥亵犯罪仅有6起。

  (四)未成年人犯罪主体比例上升

  在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中,未成年人犯罪主体占比不小。以某县近5年来办理的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为例,犯罪主体为未成年人的占46.67%。未成年人犯罪主体与被害人之间多为邻居、同学或朋友关系,且犯罪主体多以结伙作案为主。如蒙某等4人强奸案中,4名未成年被告人先将被害人灌醉,而后带到他处实施强奸。

  二、原因分析

  (一)从个体的角度看

  一是被告人法治观念淡薄,道德素质低下。性侵未成年人的犯罪主体文化程度普遍不高,没有良好的法治观念和道德修养,自控能力差。

  二是被告人缺乏正确的生理和心理疏导方式。从犯罪主体来看,不难发现农村中老年男子的占比较大。由于性知识的普及欠缺,农村独居男子无法疏解性需求,导致性侵未成年人的案件屡有发生。部分未成年人犯罪主体则是受不良信息的影响导致青春期性冲动,又没有正确的排解方式,从而实施了犯罪行为。

  三是监护人未尽到监护职责。未成年被害人的监护人由于外出务工或离异等原因,平时无法守护在子女身边,让犯罪分子有可乘之机。加之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性教育处于难以启齿的窘境,致使父母一直忽视对子女在性保护方面的引导,最终导致悲剧的发生。

  (二)从社会角度看

  一是传统的道德约束力逐渐减弱。在传统的“熟人社会”中,以“血缘”和“地缘”维系的道德具有强有力的约束性。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社会关系的变迁,“血缘”变得淡漠,“地缘”被瓦解,传统道德的约束纽带逐渐断裂。因此,在传统道德逐渐丧失约束力而新的价值观念尚未根植的乡村,人们对自己行为的约束力便逐渐减弱,严重者则会走上违法犯罪道路。

  二是公共教育缺乏对性保护知识的普及。目前,我国的九年义务教育中尚未建立起一套完整科学的性教育体系,即使有部分学校设立,也是流于形式,或是在社会的声讨中被急速裁撤。学校和家庭对未成年人性教育所采取的回避和隐晦的态度,导致许多未成年人缺乏性保护的常识和能力。

  三、意见建议

  一是加大对农村地区的普法宣传。要充分运用广播电视、报刊、宣传栏和新媒体宣传各类法律法规及典型案例,有效震慑犯罪分子和企图实施犯罪的潜在人群。

  二是制定一套科学完整的未成年人性教育知识体系。召集教育学、心理学和社会学等有关方面的专家,制定出一套科学完整并符合各年龄段未成年人的性教育知识体系,切实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能力。

  三是完善对农村留守儿童和残障人员的保护机制。可以考虑在乡镇一级建立由政府引导、第三方机构积极参与的陪护机构,让农村留守儿童在非上学期间或监护人长期不在场的情况下委托监护人或监护机构帮助照看。

  四是加大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力度。随着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增多,不论是未成年人犯罪主体或者是未成年被害人,都需要相应的引导和帮助。应当加大这方面工作的人力物力财力投入,推动更多具有专业技术和专业知识的力量投入到未成年人保护工作中来。

  (作者单位:来宾市人民检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