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刑事犯罪预防机制研究

未成年人刑事犯罪预防机制研究

——以柳州市两级检察院近三年受理的案件为例

□朱秋敏 黄端

  依照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检察机关是宪法规定的法律监督机关,在办理刑事案件过程中具有特殊的地位和作用,因此检察机关在处理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方面负有重要责任并具有职能优势。本文在对近年来柳州市未成年人涉嫌犯罪案件进行调研的基础上,分析未成年人犯罪的现状、原因以及当前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存在的问题、困难,并提出相应的对策和建议。

  一、未成年人犯罪的现状及主要特点

  未成年人犯罪,是指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人实施了法律规定的犯罪行为。从调研的近几年数据和案例来看,未成年人犯罪呈现四个方面特点。

  ——总体呈上升态势。从柳州市两级检察院近三年受理的未成年人涉嫌犯罪案件来看,涉嫌犯罪案件数和涉嫌犯罪人数逐年小幅上升。

  ——犯罪类型以侵犯财产类案件为主。在柳州市两级检察院近三年受理的未成年人涉嫌犯罪案件中,侵犯财产类案件数占60.4%,涉及的罪名以抢劫罪、盗窃罪居多。从调查的数据和案例来看,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类型占比排第二、第三的分别是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类案件和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类案件,涉及的罪名以故意伤害罪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居多。

  ——在校学生涉嫌犯罪始终占一定比例。近三年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身份系在校学生的分别占当年度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总数的4.8%、9.0%和4.7%,虽然人数较少,但一直保持比较稳定的人数。可见校园中始终有一小部分学生涉及犯罪,净化校园预防学生犯罪任重道远。

  ——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适用和特殊法律程序办理逐渐增多。对于未成年人犯罪情节轻微且符合法定条件的案件,检察机关可依法对其作不起诉处理。2012年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中新增了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这一特殊法律程序,即符合法定条件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经过6个月以上1年以下的考验期,在考验期内没有法定情形,考验期满后,检察机关对该未成年人作出不起诉的决定。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法治的进步,对未成年人的司法保护力度逐渐加大,对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依法适用宽缓政策和特殊法律程序办理逐渐增多,有利于犯罪未成年人的教育改造。

  二、未成年人犯罪的主要原因分析

  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十分复杂,既有外部原因,又有未成年人自身内部原因。这些原因中,有的是导致未成年人犯罪的直接原因、显性原因,有的则只是间接原因、隐性原因。

  ——社会方面的原因。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人们对物质的追求也越来越高。社会上一些对物质过度追求的不良现象,影响甚至扭曲了未成年人的价值观和金钱观。部分未成年人产生过高的物质欲望和消费欲望,但自己现有的经济能力又无法满足所追求的物质享受,继而通过非法手段获取金钱。这也是侵犯财产类案件数量位居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类型之首的主要原因。

  ——家庭方面的原因。检察机关办理的案件显示,很多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背后,都有一个疏于教育或教育不当的家庭。未成年人缺少来自家庭的良好教育和关爱,转而向外界寻求需求的满足,受不良风气和不良行为影响的风险增大,给不良人群或黑恶势力拉拢、诱导未成年人制造了机会。

  ——学校方面的原因。从调研的情况看,学校受传统应试教育的影响,将主要精力放在文化知识的传授上,对学生道德品质教育和法治教育重视不够。同时,由于在校学生人数多,客观上增大了管控的难度。品德教育、法治教育的不到位,也是造成未成人犯罪的重要外部原因之一。

  ——未成年人自身方面的原因。未成年人的身体和心理都处于一个由不成熟向成熟发展的特殊时期,他们面对社会充满好奇、困惑与不安,分辨能力较弱,抵御外界不良影响的能力较差。在这种状态下,未成年人如果受到正能量的保护与引导,则可以更好地学习、生活;反之,未成年人如果受到不良人群甚至黑恶势力的拉拢、引诱、误导,则极有可能走上违法犯罪之路。

  三、当前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存在的问题和困难

  (一)社会力量尚未形成预防合力。未成年人的成长需要来自家庭、学校、政府、司法机关以及社会各界的爱护和帮助。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有相当部分的人认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仅仅是司法机关的工作,与其他单位没有太多的关联,没有真正认识到整个社会联合起来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因而在行动上,相关部门也较多是在本条线开展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工作,相互之间缺少有效配合与衔接,社会各方力量尚未形成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合力。

  (二)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办理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未成年人的特殊性决定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需要特殊的办理方式和机制。当前,部分办案人员的司法理念未能与时俱进,在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时存在简单从轻处理或者单纯打击的问题,在对涉罪未成年人进行考察帮教时,也存在走形式的情形。同时,公检法司之间尚未形成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一体化办案工作机制。

  (三)未成年人法治教育方式方法需要改进。一是专门针对未成年人设计开发的法治教育课程少;二是开展法治教育方式单一,运用信息化手段不够充分;三是学校方面缺少专业的法治教育师资力量。这些都直接影响未成年人法治教育的效果。

  四、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机制和路径建议

  (一)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戒、精准帮教涉罪未成年人。检察机关在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时,要始终坚持“教育、感化、挽救”方针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原则,在对涉嫌轻微犯罪的未成年人依法从宽处理的同时,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重罪案件的办理和帮教工作,保持必要的司法威慑。同时,严格落实未成年人司法特别程序,准确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发挥检察办案在帮教挽救中的基础作用,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戒、精准帮教涉罪未成年人。

  (二)大力推进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社会支持体系建设。检察机关应加强与共青团、妇联等组织和民政等有关部门合作,围绕加强未成年人刑事、民事、行政合法权益司法保护,强化部门联动,联合社会力量,建立健全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社会支持体系工作机制,实现未成年人案件专业化办案与社会化保护配合衔接。

  (三)建立防范黑恶势力向校园渗透的长效机制。检察机关要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引诱、胁迫、组织未成年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对涉嫌黑恶犯罪的未成年人,认真落实特别程序要求,在依法办理案件的同时,采取有针对性的教育挽救措施。检察机关要结合办案,适时建立出台预防和惩治校园黑恶势力犯罪相关工作制度,联合教育局、学校等积极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探索建立防范黑恶势力向校园渗透的长效机制。

  (四)以制发检察建议参与社会治理。坚持对涉及未成年人的重点领域、重点问题进行监督,特别是加强对校园安全管理、预防性侵害未成年人等问题的监督。针对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过程中发现的突出问题,有针对性地向相关单位和部门发出检察建议,努力做到“办理一案、治理一片”,为推动社会治理现代化发挥检察职能、贡献检察力量。

  (五)健全完善检察官担任法治副校长制度,改进和创新法治教育方式方法。检察机关要发挥法律专业优势,积极参与未成年人法治教育工作。健全完善检察官担任中小学校法治副校长制度,推动将法治教育纳入学校教育体系,加强检教合作、检校合作,为未成年人法治教育提供强有力的专业支持,切实把“谁执法谁普法”的普法责任制落到实处。

  (作者单位:柳州市鱼峰区人民检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