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中越边境常见跨国犯罪实务系列研究丛书”

实践刑法学的力作

——评“中越边境常见跨国犯罪实务系列研究丛书”

□王顺安

  2019年12月19日,笔者受广西民族大学法学院之邀,参加了“中国-东盟刑法论坛”,其间喜得广西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崇专与广西金狮律师事务所主任黎仲诚联袂撰写的“中越边境常见跨国犯罪实务系列研究丛书”(下称“丛书”)。“丛书”包括《走私罪司法认定与执法完善研究》《妨害国境管理罪司法认定与刑罚适用研究》《毒品与组织卖淫犯罪司法认定疑难问题研究》。笔者认真拜读了“丛书”,感触颇深。

  笔者认为,“丛书”当为实践刑法学中的典范之作。众所周知,刑法学是一门实践性极强的学科,因而相对理论刑法学、规范刑法学而言,实践刑法学作为刑法学知识转型的一环,越来越受到刑法学界的高度重视。目前我国学者对刑法各论的研究大多以教科书或者以刑法分则所有罪名为对象的体系性研究成果形态体现,以分类罪名中的几个罪名或者专以某一个罪进行研究的专著并不多见。显然,对刑法各论作体系性的研究,因篇幅所限,其不仅不能达到应有的理论深度,同时对司法认定中的疑难问题也难以作展开探讨。所以“丛书”的推出,不能不说是对刑法各论研究的有力补足与补强,无疑为实践刑法学增添了一抹极具分量的色彩。虽然“丛书”研究的对象具有明确的地域性和针对性,似乎属于“个案”的范畴,但其所涉罪名并非为中越边境所独有,因而其体现出的指导意义实质具有普适性。

  笔者认为,“丛书”当为实践刑法学中的力作,以下几个方面可以佐证:

  一是从研究的对象和目标上看,“丛书”瞄准中越边境“上演”的诸如走私、妨害国境管理、涉毒及组织卖淫等各种常见跨国犯罪,从可查询的渠道获知,它们是从司法实务角度展开研究的创举之作。同时,“丛书”的目标直指各个罪在司法认定中诸多疑难问题,为此,作者一一提供了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二是从研究的方法上看,“丛书”采用诸多中越边境常见的跨国犯罪真实案例,且作者并非简单地堆砌,而是以需要解决的问题为导向挖掘案例,并与相应的刑法理论进行有机统一,使二者既各得其所、又相得益彰,充分体现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原则以及理论服务实践的宗旨,从而形成了体系完美、逻辑周全的知识形态。

  三是从研究的内容上看,“丛书”体现出了相当的广度和深度。从广度上讲,其研究内容涉及各个罪的构成要件分析以及犯罪停止形态、共同犯罪、罪数形态,还论及罪与罪的区分、刑罚适用等,几乎涉及个罪司法适用中的所有问题。就深度而言,其既对中越边境各种犯罪现象和形态作出周到的总结和剖析,也对相应的刑法理论进行详细的梳理和阐释;既结合司法实践对对应的法条进行符合罪刑法定原则的详尽解释,也对相关司法解释在适用中所出现的问题作出中肯的评价;不仅对所探讨问题明确表明自己的立场,而且对之进行充分而可靠的论证。例如,关于刑法第156条规定的为走私提供“其他方便”的种类,作者根据中越边境的走私违法犯罪活动,总结出清除隔离设施、破坏交通设施、私开道路或通道、为走私车辆带路、望风或探路、提供囤积走私物场所、提供边民证以及为走私人介绍或联系司机运输走私物等八种情形。对于这些行为的最终定性问题,作者均进行详尽的探讨并予厘定,为当前的司法实践提供了及时而切实的参考。

  四是从研究的效果来看,“丛书”对长期以来困扰实务界的诸多司法认定疑难问题提供了解决或者参考方案,对实务界容易忽略的问题也给予巧妙的提示。例如,关于走私“看路仔”的定性问题,作者认为,“看路仔”的望风、探路或者提供信息的行为并不涉及具体如何逃避海关监管而使走私物顺利进出境的问题,因而应将其行为定性为走私的帮助犯而非实行犯。关于偷越国境的人中没有达到刑事责任年龄是否与他人构成“结伙”的问题,作者指出,虽然偷越国境的三人中有的不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但是只要能够肯定参与者的行为与结果之间具有因果性,就应肯定参与者行为的共同性,因而只要有证据证实偷越时行为人进行了谋议,即可认定为“结伙”。关于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与运送他人偷越国境罪的区分问题,作者认为,如果参与运送的行为人是单纯受组织者雇请,那么对运送者和组织者应分别以运送他人偷越国境罪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论处,即使运送者在运送中伴有组织行为,那也是其出于安全的目的考虑,但绝不能将其以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论处。

  五是从创新来看,“丛书”提出了不少新观点。例如,关于买卖毒品双方是否成立共同犯罪的问题不仅理论上很少有人涉足,而且目前司法机关压倒性的观点是认为属于上下家关系,一律否认共同犯罪的存在。作者反其道而行之,以“毒品买卖双方缺少任何一方,本罪无以存在”等为由,认为贩卖毒品的买卖双方是对向犯,应当成立共同犯罪。关于走私罪的既遂与未遂问题,作者打破司法解释以及实务界的一贯思维和做法,认为陆路方面的既遂应当一律以走私物实际是否逾越国境线为标准,海路方面应以是否逾越领海线为标准。关于运输毒品罪“运输”的外延问题,作者认为,只有在国(边)境范围内与贩卖、制造毒品有关联的运输行为,才能认定为该罪的“运输”,据此走私毒品中的运输行为即使发生在国(边)境内,也不能以运输毒品罪处置。同时,运输毒品罪的成立不应有运输距离的限制,运输的距离只与本罪的既未遂相关。关于雇佣情形下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的区分问题,作者借用劳务关系所具有的本质特征作为定性受雇人的判断依据,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和可靠性。即受雇人在组织卖淫犯罪活动中所从事的工作实质是组织者的替代行为,如果受雇人领受的工作是对卖淫人员及其具体的卖淫活动实施全面的管理或者控制,那么其应被认定为组织卖淫行为,否则被认定为协助组织卖淫行为。

  总之,“丛书”案例丰富,内容充实,逻辑性强,文笔流畅,观点清晰,论证充分。尽管一些观点尚值得进一步完善或商榷,但仍不失为一套在理论和司法实务上均值得推荐的学习工具。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犯罪与司法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