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背景下反制规避执行行为探析
新时代背景下反制规避执行行为探析
 
□梁列宁
 
  新时代背景下,人民群众对司法公正提出新要求、新期待。司法裁判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而有效执行则是最后一道防线中的底线。然而,司法实践中,经常会出现义务人规避执行的行为,导致司法权威与公信受到公然挑战。近年来,各级法院健全和完善反制规避执行行为的执行制度与执行措施,着力解决执行难问题。本文探析规避执行行为出现的原因、现行反制规避执行行为的相关措施及存在的困难,提出完善对策的建议,以期对反制规避执行行为提供参考。
 
  一、出现规避执行行为的原因
 
  (一)法律制度存在漏洞。我国缺乏系统的强制执行立法,相关法律制度不够完善健全,出现法律“时滞”、冲突等漏洞。加之我国民事诉讼法、刑法等法律对规避执行的制裁力度不够,加剧执行工作难度。受权益、情感等外部因素的干扰,且法院内部预防和治理司法腐败工作还有待加强,存在诸如一些领导干部干预案件审理、被执行人藐视法律权威等现象,这为规避执行提供了生存空间。
 
  (二)社会体系存在缺陷。我国尚未形成成熟完备的社会信用体系,信用惩戒手段不足及诚信资源分散。政府职能部门未能建立起惩罚失信机制,执行联动机制有待创新深化;相关部门缺乏相互沟通协调,个别部门信息化建设相对滞后,导致信息、数据等资源难以共享。加之地方保护主义作祟,一些有协助任务的单位或个人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不愿配合执行工作,助长规避执行行为的滋生蔓延。
 
  (三)当事人法律意识淡薄。当事人对法律认知较为片面单一:申请人未能真正认识诉讼风险,缺乏证据收集和提供被执行人财产线索的观念,面对执行不到位的情形便对法律公正和司法权威产生质疑;被执行人面对执行消极、抵抗,自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的意识不高,甚至认为不履行义务顶多被司法拘留15日,藐视法律权威。
 
  (四)法院执行力度不大。被执行人难找、执行财产难寻、协助执行部门难求、被执行财产难动成为破解执行难的“四大难题”,导致反制规避执行工作陷入困境。执行装备保障不齐全、执行经费未能独立建立保障制度等,降低了执行人员的工作积极性,导致反制规避执行行为成效欠佳。执行人员自身业务素质不高,以及法院对执行救济制度缺乏有效的监督和制约,出现当事人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而采取信访甚至暴力抗法等极端、违法行为,无形中增加执行工作的难度。立审执配合衔接不畅,导致在实现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时遭受重重阻碍。
 
  二、现行反制规避执行行为的相关措施及存在的困难
 
  (一)强化立法,明确内容。关于反制规避执行,我国现行的法律主要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制裁规避执行行为的若干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这些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明确了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财产保全措施、民事监督职能、被执行人享有的保全和执行措施以及运用民事执行强制措施和刑事制裁手段等措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范和反制规避执行行为,但相关法律或司法解释对执行程序、相关权利没有给予清晰的明确和足够的保障,难以从根本上有效遏制、反制规避执行行为。
 
  (二)扩大宣传,确保司法公开。整合网站、微信、微博等新媒体,全方位扩大社会诚信宣传,不断加快社会信用体制建设,制约失信人行为和资格。加强监督和预警机制,完善信用惩罚机制,加大曝光力度。但我国信用法律体系尚不完善,信用管理制度缺位,失信行为认定没有统一标准,信用信息资源利用失衡,信用教育滞后以及信用意识不能全面树立等,无法满足信用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部分执行案件不宜公开的信息得不到有效保护,有时侵犯到被执行人的隐私权。
 
  (三)强化自身能力与协调机制。建立和完善相关反制规避执行机制,相关职能部门积极配合法院开展反制规避执行行为活动。但执行联动机制大多数是以政策、规章等方式存在,法律效力相对较低。加之部分地方和部门从眼前利益考虑,消极配合甚至拒不配合执行工作,导致执行联动机制的实施阻碍重重。在反制规避执行行为的实践中,法院不断探索和创新诸如完善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冻结和扣划银行存款、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发布悬赏公告、网络司法拍卖、执行案款“一案一账号”、联合纪委约谈公职“老赖”、司法拘留、利用“拒执罪”进行刑事处罚等执行措施,并取得一定成效。但随着规避执行行为的日益猖獗,部分被执行人规避或非法抗拒执行,反制规避执行行为的有效措施仍需进一步完善。
 
  三、完善反制规避执行行为的对策建议
 
  (一)完善立法配套制度和健全执行威慑机制。当前我国还没有单独的民事执行法,需要制定一部完善的、单独的民事强制执行法,明确规定执行措施的使用,不断提高法律效率和操作性。完善刑事立法、健全刑事诉讼法、修改破产法等执行配套立法,以对规避执行行为实现有力的打击和反制。在保证党的领导下,建立健全以法院为“领头羊”的执行联动机制,逐步形成“党委领导、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政法委协调、法院主办、部门配合、社会各界齐参与”的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格局,保障反制规避执行活动有效进行。实行指定执行和提级执行的执行方式,排除司法干扰,确保案件执结和执法公正。
 
  (二)强化普法宣传、完善社会征信体系,切实落实执行联动机制。不断丰富执行法治宣传方式,强化全民法治观念。继续完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创新创建司法信用体系,并将其纳入社会征信体系。在法院完善自身执行信息管理系统、促进信用信息公开的同时,各机关单位要通力协作,共建财产监管体系和有效的征信系统,促使规避执行者主动履行义务。通过完善立法、强化上级法院监督管理作用以及将政府列入协助执行行列等方式,不断提高政府公信力,净化执行外部环境。积极开展全社会信用文化培育工作,增强公众的诚信意识。进一步完善执行联动机制体系内容。加强法院同其他部门的有效联动,建立查找规避执行人的联合机构、村级执行联动小组等,建立与银行、公安、房产等部门的信息互通机制,强化查找机制,不断压缩规避执行者的生存空间。持续完善违规担责机制,克服执行联动机制中“只联不动”的局面。扩大执行协助的范围和主体,通过社会各界力量和多种手段全面反制规避执行行为。
 
  (三)加大执行力度,锻造过硬执行队伍,做好立审执衔接配合工作。不断创新执行方式,通过强化被执行财产查控、建立执行工作重大疑难案件以及有影响的案件的“集体合议”制度等措施,加大执行力度。探索建立“以劳代执”制度,在不违背法律规定和保障被执行人权益的情况下,让被执行人用劳动所得偿还债务。不断完善追加、变更当事人制度,强化审查执行异议和执行复议,助推反制规避执行制度建设。灵活运用诉讼保全、悬赏、公开曝光、执行和解、集中开展专项行动等手段,实现被执行人不敢规避、不想规避以及不能规避的效果。抓好执行干警的思想教育关,统筹兼顾执行干警的理论学习和实务操作,加大培训力度,不断提高执行干警的政治觉悟和业务水平。强化监督指导,采取活动情况通报、挂牌督办等措施,确保工作良性平衡开展。在执行过程中强调执行质效的同时,加强执行的检查监督,确保被执行人的知情权、参与权等基本权利。在强化阳光执行的过程中,注意时间与方式,切实保护被执行人的个人隐私。不断加强法院自身立案、审判、执行部门之间的配合,切实做好整合贯通立审执衔接配合工作,确保每个环节不掉链子。建立健全立审执联动机制和沟通协作常态化机制,通过队伍培训、不定期召开协调会议和交流座谈会等途径,整改不足,实现信息资源共享、共同衔接配合。
 
  (四)顺应司法体制改革大潮,完善长效机制,满足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深化执行组织框架机构改革,切实保障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和司法权威。深化执行员制度改革,通过建立执行员额制和等级制、明确执行员工作职责和范围等方式,明确执行员的身份地位。深化执行信访机制改革,正确对待执行信访,建立健全重大敏感信访案件评估制度及执行信访程序、标准等工作细则,减轻信访对法院执行的压力。建立健全财产保全机制、被执行人财产查控机制、执行联动工作机制、破产机制、惩戒机制以及监督制约机制等执行工作机制,推动执行工作发展,切实满足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
 
  (作者单位:天等县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