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壮族奇才――黎申产

清代壮族奇才

――黎申产

陈锋陈玥涵

  黎申产(1824-1900),字蠡庵,号嵩山,又号十万山人。壮族,广西宁明县城中镇中华街(清代属思明府,后隶属太平府)人。他文武双全,却隐于乡野,毕20余年功夫纂就《宁明州志》和《菜根草堂吟稿》,被广西巡抚马丕瑶赞为“奇才”。

  黎申产一生备尝艰辛:他倾尽家财赴京应试,却屡屡名落孙山;他兴办团练积军功,只换来六品虚衔;他一生有报国大志,最后却以宁江书院山长回报社会,终老天年。

  黎申产早年对功名曾雄心勃勃,踌躇满志。他16岁时离开家乡到桂林秀峰书院读书,三年后肄业。22岁时,在桂林乡试中举,遂上京应试。首次进京应试时,曾作诗云:

  朗月高悬明远楼,嫦娥今夜不胜秋。

  广寒折桂寻常事,只要朱衣肯点头。

  黎申产进京应试落第,归来时依然雄心不减,途中又作《下第出都一路纪行》,诗云:

  六经以后论文字,庄子汪洋自一家。

  被放归来吾不悔,车中依旧读南华。

  但三次进京应试都换来悲剧性的结果:三次不第,三次家人病亡。先是母亡,次是父亡,最惨的是第三次,年近半百的黎申产赴京应试落榜返乡后,儿子、儿媳、孙子相继病亡。

  靠文才闯仕途的愿望落空,黎申产又想凭借武功另辟捷径博取功名。有《斤江夜坐》诗云:

  一鼓斤江棹,离人思若何?

  天风吹响水,夜月涌歌波。

  戎马关山满,乡园梦寐多。

  请缨吾亦可,烧烛试横戈。

  清咸丰元年(1851年),洪秀全在广西桂平发动金田起义,太平军势力波及宁明。黎申产抓住机遇,在家乡率先办起团练,协助知州刘作肃率领团勇奋起“剿贼”。因守土有功,地方大吏奏请朝廷赏黎申产一个“光禄寺署正”的六品官。但是“太平天国”消亡以后,地方团练就成为朝廷用完就丢的棋子,六品虚衔自然也成了黎申产渴望充饥的画饼。

  黎申产熟读诗书,经纶满腹,无奈时运不济,宏愿难圆。黎家本就清贫,数次赴考更是罄尽家资,由此他曾一度心灰意冷,颇感世态炎凉。有几首诗可见黎申产当时的落寞心境:

  《自灵山至南宁道中纪行》

  布谷声声雨乍晴,远山无数不知名。

  长途落拓谁青眼,赖有闲鸥作送迎。

  《舟行即目》

  细雨蒙蒙杂彩烟,开窗四望水连天。

  鹭鹚不识风波险,镇日探头送客船。

  《绥宁道中即景》

  云树苍茫野径昏,匆匆客路懒开尊。

  多它几点黄梅雨,洒上青衫作酒痕。

  坎坷的人生道路,使饱经沧桑的黎申产不得不正视社会现实。他在诗中慨叹“寒士出门难自立,强徒满地欲何之”,“远道高堂梦,秋风旅舍情。者番憔悴剧,误我是科名。”黎申产终于断绝了功名的念想,操起了教书育人的职业。先是在桂平、龙州、钦州、宜州等地辗转课徒,继而回到家乡宁明的宁江书院执教,不久出任山长(校长)。有《宁江书院消夏杂咏》三首,足见黎申产此时的平和心态:

  《宁江书院消夏杂咏》之一

  三间讲院枕城西,地僻无人鸟自啼。

  善诱未能谁负笈,自家子侄自提携。

  《宁江书院消夏杂咏》之二

  门前榕树郁轮囷,翠屋阴笼曲沼滨。

  读卷抛书聊散步,不知何处有红尘。

  《宁江书院消夏杂咏》之三

  镇日摊书大雅堂,博山炉热鹧斑香。

  百城坐拥饶余味,夏日如年不觉长。

  黎申产在课徒之余,也常常漫步于诗友之间,尽享田园林泉生活的恬淡乐趣。从以下几首诗,可以见到黎申产悠然自得的闲雅心境:

  《渔歌》

  鱼虾供下酒,几辈醉颜红

  唱和声相续,悠扬入晚风。

  《与及门诸子游大勉村牙山》

  野豕忘机时上下,寒禽得暖亦飞鸣。

  山中此景寻常见,着眼看来便有情。

  《自家中至桂林一路杂诗》

  稍慰征途日日忙,大明山色拱青苍。

  循行山麓迥环望,樵路侵云一线长。

  在长达20余年的教书生涯里,他一方面以诗文诱掖后进,精心为家乡造就人才;另一方面,他利用教书之余著书立说,先后纂成《宁明州志》、个人诗集《菜根草堂吟稿》以及《宿缘小名录》、《医案》、《菜根草堂读书记》等著作。可惜的是,除《宁明州志》由官府出资承印之外,其余著作皆因家资拮据未能付梓,《菜根草堂吟稿》现今也只有手稿两卷存世。

  《宁明州志》由宁明知州王炳绅修,黎申产编纂,光绪九年(1883年)修成。记事起于秦汉,止于光绪九年。正文分四纪二十四目,约74000余字。宁明州辖四土州、二街、八哨、十堡、五屯,《宁明州志》对其建置沿革、疆域分野、官署学堂、职官选举、各类人物、风俗物产、气候特征均有较翔实的记载。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宁明州志》多处涉及与越南关系,其中记载宁明与越南交隘口十二处,附明江隘口共六隘一卡,附凭祥土州隘口共一关六隘,附思明土州隘口共四隘十一卡,附思陵土州隘口,是详明边务、研究中越关系的重要史料。

  仕途功名与自己擦肩而过,黎申产只能在《宁明州志》中寄托一点金戈铁马的报国梦想。他毕生抱守“忠君爱国”的节义观,力主镇压太平天国起义军等“乱臣贼子”,誓愿力战“贼寇”与城共存亡;但他又不愿摧眉折腰去官场钻营,而是抨击清军贪生怕死,趁火打劫,吏治黑暗,互相倾轧,体现了一个儒生的传统操守。

  光绪年间,时任广西巡抚马丕瑶巡视宁明边境时,曾向年近七旬的黎申产索阅《宁明州志》。他阅后连连拍案称奇,情不自禁地在卷首题曰:“边徼乃有此奇才!”

  宁明地处边地,史上记载极少,《宁明州志》是此地难得的一本方志。《续修四库全书提要》评价它“州故无志,是编采摘见闻,尚称简要,创始之功不可没也”。

  黎申产的代表作《宁明州志》和《菜根草堂吟稿》,前者是军事意味浓厚的地方志;后者是自选诗集,字里行间,无不浸透一名热血诗人的苍凉悲心。

  黎申产的人生际遇,代表了封建时代壮族才子的共同特点,他们性格峭傲,爱国爱乡,不惧权贵,科场失利后往往归隐乡间,潜心研究乡土文化,为发展民族教育奉献余生。

  堪以告慰的是,黎申产任教期间,为家乡宁明培育造就了不少人才。后人有诗赞曰:

  里有先生道始南,诗书老去弥觉贪。

  只今后进思遗泽,白雪阳春展蠹函。

  黎申产是清代著名的壮族诗人,所遗留的诗词部分被录入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农樾等编著的《宁明耆旧诗辑》。郭延礼著、教育部研究生工作办公室推荐的研究生教学用书《中国近代文学发展史》对黎申产进行了专题论述,给予了较高评价。他和宁明籍壮族诗人黄焕中、农实达,被列入张炯等主编的《中华文学通史》“壮蒙回族四诗人”进行专题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