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获人身损害赔偿后 诉老板索工伤待遇

2019-04-12 10:37:50   责任编辑:谢学明   来源:广西法治日报

  “你已经得到人身损害赔偿,怎么能又主张工伤保险待遇呢?”余澜与供职的河池市宜州区某汽修厂协商工伤保险待遇事宜时,汽修厂人事部门主管警告他,“你不要再没事找事了,给厂里找麻烦对你没什么好处!”
 
  余澜认为依法维护自身权益没有什么错,于是将汽修厂的经营者诉至法院。
 
  被轴承碎片击中右眼致残
 
  余澜供职的汽修厂成立于2010年3月5日,该厂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是林媛。
 
  2011年9月,余澜到汽修厂工作,每月工资为2300元。汽修厂没有与余澜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也没有为余澜缴纳社会保险。
 
  2012年10月6日下午,余澜在工作过程中,被在汽修厂修车的一家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汽车销售公司”)的修理人员打飞的轴承碎片击中右眼,致右眼球破裂伤。余澜先后到河池市第一人民医院、广西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首都医科大附属北京同仁医院治疗,共花费医疗费6.4万余元,汽车销售公司支付了这笔费用。
 
  伤愈后余澜没再到汽修厂上班,汽修厂自余澜受伤后也没有向其支付工资。
 
  2013年10月15日,宜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余澜所受事故伤害为工伤。2014年12月3日,经河池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余澜因工致残等级为七级。
 
  2014年5月27日,汽修厂被注销。
 
  2015年3月9日,余澜与汽车销售公司就人身损害赔偿达成协议,汽车销售公司赔偿给余澜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26.9万余元。
 
  起诉老板索要工伤待遇
 
  余澜与汽修厂就工伤赔偿事宜多次协商,均无果。2015年12月28日,余澜就工伤保险待遇损失向宜州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委员会未支持余澜的仲裁请求。
 
  余澜对仲裁裁决不服,将汽修厂的经营者林媛诉至河池市宜州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林媛向他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9200元、停工留薪期间工资2.76万元,同时支付鉴定费250元、检查费459.6元、交通费490元、住宿费330元以及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共计8.97万元。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林媛申请对余澜工伤伤残程度重新进行鉴定。经双方协商确定,法院依法委托一家司法鉴定中心为重新评残鉴定机构。2017年1月22日,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被鉴定人余澜的伤残构成职工工伤七级伤残。
 
  法庭上,林媛辩称,余澜和汽修厂不存在劳动关系。余澜已经获得侵权人给予的人身损害赔偿金,再申请工伤赔偿,是重复请求,没有法律依据。余澜受伤后自行离开汽修厂,治愈后未再到汽修厂上班,不应获得经济补偿金。
 
  工伤待遇诉求获法院支持
 
  宜州区法院审理后认为,劳动者因工伤事故享有工伤保险赔偿请求权,因第三人侵权享有人身损害赔偿请求权。二者虽然基于同一损害事实,但存在于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之中,互不排斥。工伤保险制度的设置,目的是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即使工伤事故系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所致,也不影响受伤职工向用人单位主张工伤保险赔偿。同时,即使侵权方已经根据有关规定承担了侵权赔偿责任,也不能免除用人单位的工伤赔偿责任。因此,劳动者有权向用人单位主张工伤保险赔偿,同时有权向侵权人主张人身损害赔偿。余澜在已获得人身损害侵权赔偿的情况下,有权再请求工伤赔偿。
 
  宜州区法院指出,根据我国劳动合同法第44条的规定,用人单位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撤销或者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的,劳动合同终止。2011年9月余澜入职汽修厂,2014年5月27日汽修厂被注销,所以余澜与汽修厂存在劳动关系的时间为2011年9月至2014年5月27日。
 
  经核算,法院确认林媛应支付余澜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停工留薪期间工资、鉴定费、检查费、交通费、住宿费等各项费用共计12.5万余元。
 
  宜州区法院一审判决林媛支付给余澜12.5万余元,驳回余澜的其他诉讼请求。
 
  林媛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
 
  河池市中院审理后,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宣判后,林媛向余澜支付了上述费用。
 
  (文中人名为化名)(何可寒)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