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为表诚意买车赠送 引发不当得利纠纷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9-01-10 17:08:40   责任编辑:付东明   来源:广西法治日报

为表诚意买车赠送 引发不当得利纠纷
 
□广西法治日报记者赖隽群 通讯员冼旎文
 
  柳州有一对年龄相差20多岁的恋人,结婚之前半个月,女方的弟弟持男方的银行卡刷卡买了一辆汽车。一年多后,男方将小舅子和汽车销售公司一并诉至法院,要求二被告返还购车款。女方及其弟则称,购车款是男方为表诚意赠与女方的。经柳州市两级法院审理,不久前,这起不当得利纠纷终于尘埃落定。
 
  刷卡买车一年后引出纠纷
 
  2017年2月20日,家住柳州的劳力向柳州一家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销售公司”)定购了一辆汽车,并支付1万元。销售公司向劳力出具收据:“今收到客户劳力交来购车预付首期款1万元。”当天,劳力与销售公司签订《购车合约》,约定:劳力定购一辆汽车,购车价17.68万元,提车前付清全款。
 
  区营生经商多年,年逾八旬,有过一次婚史。区营生与劳力的姐姐、50多岁的劳拉已交往了五六年。
 
  2017年3月9日,劳力持区营生的银行卡,通过销售公司的POS机,向销售公司支付购车款18.9万余元,并在支付凭据上签字。销售公司向劳力出具收据:“今收到客户劳力交来购车尾款18.9万余元(内含上牌保险款)。”同时向劳力开具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载明购买方为劳力。
 
  同年3月29日,区营生与劳拉登记结婚。
 
  一年多后,区营生将小舅子劳力与销售公司诉至柳州市柳南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劳力、销售公司退还19.9万余元,劳拉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
 
  庭审中,区营生、劳力、劳拉都确认三人同去销售公司买车。
 
  区营生称,他想买车自用并让劳拉在未来的婚姻生活中使用,所以委托劳力、劳拉帮自己买车。但他直到2018年3月才发现劳力擅自在刷卡凭条上签名、将车登记在劳力自己名下。这19.9万元购车款属于不当得利,劳力应向他返还。
 
  劳力及劳拉不同意区营生的说法,认为劳拉已基于区营生的赠与获得这笔购车款:“我们同去买车,是因为区营生决定送给劳拉一辆车作为结婚礼物,三人都同意暂由劳力用车。由于进出劳力单位的车必须是员工名下车辆,所以三人同意由劳力签订购车合约,车子登记在劳力名下。”
 
  销售公司辩称,公司是基于与劳力之间合法的买卖合同关系向劳力交车,劳力持卡付款签字确认。公司无法得知而且无须知道劳力购车款的来源。
 
  一审判决购车款系赠与
 
  柳南区法院审理后认为,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即没有法律上或合同上的依据,一方取得利益而致使他方受到损失,是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区营生主张其委托劳力购车,但并未提供证据。区营生与劳力、劳拉前往销售公司办购车手续,区营生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于购车合同是由买方卖方共同签订、买方支付购车款后卖方向买方出具收据等交易习惯,应明确知晓。区营生也在购车现场。他主张自己是购车人,却不在合同上签字,也不核实合同内容或收款收据,不符合人们的日常交易习惯。而且劳力提车后,车一直由劳力占有使用近一年,区营生均未提出异议。经查,签订合约时,区营生79岁,没有机动车驾驶证。由此可见,区营生并无买车自用的需求。彼时劳拉是区营生的未婚妻。订立合约不久,区营生与劳拉结婚。综合全案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法院认为,劳力、劳拉关于区营生赠送劳拉19.9万余元购车款用于购买案涉车辆的主张,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柳南区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区营生的诉讼请求。
 
  终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我从没讲过和劳拉结婚时要送她购车款。劳力签订购车合约时,应签我名字而不是他的。我把钱转给销售公司后,销售公司未经我许可,擅自将我的钱用于劳力购车,也属侵权。”区营生不服一审判决,向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坚持一审时的诉讼请求。
 
  “我姐夫的子女认为我姐是贪图他的钱财,才导致这场纠纷。婚前,我姐夫为表诚意,也为方便我姐出行,决定送她一辆车作为结婚礼物。我姐考虑到我常借车用,就和姐夫商量以我的名义买车,但车辆所有权属于我姐。看车、选车、签合约、交定金、交余款、提车的时候,我们三人都同时在场。我姐夫经商多年,刷卡付款的事情不会当儿戏。”劳力在二审时辩称。
 
  销售公司则请求柳州市中院驳回区营生的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柳州市中院认为,销售公司与劳力签订购车合约,开具购买方为劳力的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从看车、选车、劳力用区营生的银行卡付款,到签订购车合同等环节,区营生全程参与。区营生称不知道是以劳力名义购车,认为劳力采用欺骗手段使用区营生的购车款为自己购车,却没有提供证据证实。此外,机动车行驶证、机动车登记证的所有人均为劳力。因此,劳力取得车辆所有权有合法依据,不构成不当得利。
 
  不久前,柳州市中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文中人名为化名)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