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营商环境法治化建设的基本路径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9-05-21 16:20:11   责任编辑:付东明   来源:广西法治日报

营商环境法治化建设的基本路径
 
□陈建财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营商环境实质就是市场主体开展经济活动的法律环境。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因此,优化营商环境的核心要义,就是加强营商环境的法治化建设,即优化事关市场经济的法律、法规、规章的制定、变动和执行、适用、监察。从实践来看,市场经济下问题比较集中的营商环境,主要包括四个方面的法律环境:一是市场准入的法律环境,二是市场竞争的法律环境,三是市场风险防控的法律环境,四是市场退出的法律环境。加强营商环境法治化建设的每一个环节,都应围绕这四个方面进行。
 
  一、加快清理不适应形势发展的法律法规规章,完善市场经济法律制度
 
  完善的法律制度是营商环境法治化的前提。我国已建立较为完整的市场经济法律制度,目前亟须解决的是市场经济法律制度的完善问题。
 
  (一)市场准入机制的立法完善
 
  人心趋利避害。市场主体进入市场开展市场活动的考虑因素一般包括便利性、经营范围以及税负。这些因素事关市场主体的营利目的(预期利益)能否实现以及实现程度,都需要在立法上予以明确,以助于稳定、提高确定市场主体对这些因素的预期。
 
  从便利性来说,主要涉及名称核准、设立登记和变更登记。对于名称核准问题,立法上应明确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决定规定禁止使用的情形,并同时明确对于该禁止之外的名称申请应即时核准。对于设立和变更登记问题,立法上应明确设立登记所需材料,并明确只要符合条件就应即时登记发证,最长时间不超过3个工作日。同时,鉴于部分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决定规定设立企业或企业经营范围在登记前须经批准的必须报经批准,立法上应明确登记机关的书面告知义务,以便市场主体及时申报。
 
  从经营范围来说,“法无禁止即允许”的提法由来已久,但该市场原则并没有“法律化”。直到2019年3月15日,外商投资法才体现这一原则。应尽快参照外商投资法修改公司法、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全面建立国内投资准入负面清单机制,明确规定除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以外的领域,市场主体都可以投资经营,而对于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规定限制投资的领域,市场主体符合负面清单规定条件的,也可以投资经营。同时,立法上还应明确建立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公示制度,即明确登记机关对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及限制投资领域合规条件的书面告知义务,以便市场主体充分了解、准确判断。
 
  从税负来说,主要涉及税率、优惠和行政事业性收费、纳税与融资便利性。应以法律形式明确取消全部行政事业性收费,即明确市场主体除了依法缴纳法定税种外,不需缴纳任何其他行政事业费用,以减轻企业负担。同时,应简化税种和税率层级,把税率变动的权限和税收优惠、税收征管方式的决定权统一赋予国务院,以便国务院根据经济形势随时灵活调整,及时应对经济发展的复杂性和不稳定性。应修改金融监管规范,精准助力非公企业融资,并规定正常付息的有抵押金融借款到期后可以自动延长借款期限,切实解决“抽贷”、续贷系列问题。
 
  (二)市场竞争机制的立法完善
 
  市场经济是竞争经济,唯有公平竞争才能健康发展。从目前来看,立法上对市场竞争机制的建立和完善应包括四个方面:一要尽快修改商业银行法、价格法、建筑法等法律法规中对于不正当竞争行为监督管理的规定,明确统一的执法主体;二要尽快将市场交易中的“法无禁止即允许”之竞争原则法律化;三要完善不正当竞争与垄断的内涵与情形(包括兜底性条款)以及每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法律责任;四要明确行政不当干预竞争的法律责任。
 
  (三)市场风险防控机制的立法完善
 
  合法合规与道德遵守是市场交易的应有规则。市场风险主要来源于行政执法的“滥权可能性”、市场主体的违法违规与不道德行为(含不诚信行为,下同)。对于行政执法的“滥权可能性”,应尽快以法律、法规形式将行政法“法无授权即禁止”原则法律化。对于违法违规与不道德行为,因其根本动因在于市场主体对该行为成本与价值的判断,故而要尽快将党的十九大确定的“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结合”原则法律化,以法律、法规形式对市场主体的不道德行为作出原则性规范,即明确禁止市场主体通过不道德行为获得利益,已获得利益的应予以追缴或返还他人,赔偿他人损失,同时明确市场主体对其符合道德的行为不因法律规定而承担法律责任或承担过重的法律责任,并加快信用体系的法律化。
 
  (四)市场退出机制的立法完善
 
  市场退出机制主要包括清算、破产(含应急公益接管)机制。从实践来看,目前立法上应加快修法,完善非公企业清算、破产机制,特别是要建立非公企业非正常关闭(如股东、实控人跑路等)情况下的应急公益接管机制。
 
  二、改进行政执行,提高行政公信力
 
  市场的各方面均涉及行政,市场法律制度均由行政执行。行政的合法性、合理性、程序性以及是否廉洁高效、便民公平、诚实守信,直接影响市场主体的预期和信心。对于市场准入来说,企业登记机关应不折不扣地落实“法无禁止即允许”原则开展登记工作,税收机关应着力解决长期以来的“报税难”问题(长时间排队、表格复杂及报税程序烦琐、税前扣除凭证要求不符合日常生活经验)。对于市场竞争来说,应不折不扣地落实“法无授权即禁止”原则,杜绝任何形式的行政垄断和不当行政干预,避免不执法、乱执法和选择性执法。对于市场风险防控来说,由于诚信行政是市场主体诚信经营的标杆、榜样、方向、指引,因而应加快建立完善行政不诚信的“否定性评价机制”与故意损害市场主体合法权益的“否定性评价机制”(即对行为人不予提拔或不予交流到重要岗位或应予降级、降职等)。同时,要加大违法违规或不道德竞争行为的惩处力度,确保行为人不能从违法违规或不道德行为中获取利益。对于市场退出来说,应根据“无因管理”原理尽快成立企业应急公益接管机构,在非公企业非正常关闭后应急处理相关紧急事宜,妥善处置企业债权债务和人员安置问题。
 
  三、理性司法,保障市场主体合法权益
 
  司法是维护市场公平正义与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和保障,对市场的公平正义与道德具有重要的引领、示范作用。目前,侦查机关应加快建立完善以刑事手段介入经济纠纷的“否定性评价机制”,减少对经济犯罪主体的羁押式侦查。对于检察机关来说,应加大民事行政检察和公益诉讼检察工作力度,减少对经济犯罪主体的批捕和羁押。对于法院来说,应独立、公正、高效地维护市场主体的人身和财产权益,确保合法合规或符合道德行为的市场主体不因法律而蒙受不利后果。要精准针对不正当竞争犯罪主体运用罚金等财产刑,提高其犯罪成本,切实解决执行难问题,加快推进“执转破”,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对于司法行政机关来说,应尽快建立在押人员民商事权利行使保障机制,健全多元化商事纠纷解决机制。
 
  四、依法监察,促进立法、行政、司法恪尽职守
 
  职务违法与职务犯罪是影响营商环境的主要因素。监察机关根据监察法和其他法律履行监察职责时,应根据贿赂犯罪的特点尽快建立“污点证人”机制,以利于“不得不行贿”的市场主体尽快正常经营。应设立营商环境投诉办理机构,净化市场竞争环境,促进公平竞争。
 
  意识决定行为,能力决定成效。为了促进以上环节相应工作顺利进行,还应同步创新社会治理,增强社会诚信意识、法治意识,提高法治队伍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化解矛盾、维护稳定的能力。
 
  (作者系广西商法研究会副会长、广西民族大学商法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