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对笔迹鉴定意见产生重要影响的几类因素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9-04-23 16:06:46   责任编辑:付东明   来源:广西法治日报

对笔迹鉴定意见产生重要影响的几类因素
 
□涂子含
 
  笔迹鉴定作为司法鉴定众多技术门类中的一个分支,被广泛运用于民事、刑事案件的侦办中。鉴定意见作为证据的价值越发引起社会大众的关注,成为舆论的焦点。
 
  唯物主义的观点认为,认识万物的本质,应坚持物质第一性原则。世间一切,均是先有客观存在,才有主观认识。为此,笔者以检察机关现任司法鉴定人员的身份和视野,运用此方法来分析影响笔迹鉴定科学性与准确性的因素集合。
 
  一、科学、严谨的鉴定方法与细致、规范的操作流程,是笔迹鉴定得以存在和发生效用的价值基础
 
  (一)笔迹鉴定的方法
 
  笔迹鉴定不是随心随性的自由操作,而是强调科学与规范的技术活动。以笔者多年从事笔迹鉴定工作所遵循的实际操作方法为蓝本,常见的笔迹鉴定方法分为分别检验、比较检验、综合判断三类。这三类方法分别适用于三个阶段,各有不同内容。
 
  (二)科学的笔迹鉴定的流程
 
  笔迹鉴定的受理与办结与其他检验鉴定一样,有着环环相扣的步骤,受法定期限的约束。依据《广西检察机关技术办案规范》的相关规定,鉴定案件在委托、受理、指派、办理、签发、返还等环节均有制式的法律文书加以佐证,从受理至鉴定意见书的签发,整个流程不能逾15天的法定期限,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从其另行规定。检察机关司法鉴定中心内设专职人员对相关流程及案卷材料进行管控,以确保操作流程的及时和规范。笔者对此有两点建议:
 
  一是检察机关应进一步加强和完善笔迹鉴定的实质复核制度。鉴定的复核,不单是针对笔迹鉴定,而是所有司法鉴定均应严格遵守的一项制度。但现行的复核制度多流于形式,仅注重时限与鉴定人资质的审查,对于鉴定意见的获取方式及准确性的审查则较少提及。既然笔迹鉴定属于法律活动,对其进行监督就应该是一个多层次、多层面、多角度的体系。因此笔者认为,应进一步完善监督机制,加强检察机关对鉴定意见的实质性审查,从而提高笔迹鉴定的科学性、可靠性,使笔迹鉴定结论更有证据价值。
 
  二是不要简单认为鉴定意见的提供意味着鉴定程序的结束。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规定:“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鉴定意见有异议,人民法院认为鉴定人有必要出庭的,鉴定人应当出庭作证。经人民法院通知,鉴定人拒不出庭作证的,鉴定意见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这一规定确定了鉴定人出庭作证的法定义务。鉴定意见的提供并不意味着司法鉴定人员责任的完结,恰恰相反,很有可能是鉴定人员责任承担的开始。出庭作证的形式、内容、质证的样式以及如何深入浅出地向法官诠释鉴定意见形成的理由,这些都成为提高鉴定人员出庭作证实战能力的关键。
 
  二、对案情的掌握程度,是鉴定人员作出准确鉴定意见的前提条件
 
  诚然,在司法实践中,这一环节确实存在一定的疏漏,尤其是在刑事案件侦办过程中,由于保密的需要,案件承办人会有意无意地缩小笔迹鉴定人员与案件的接触面,进而规避一些细节和敏感性的问题,甚至让鉴定人员仅就手头提取到的书面材料进行判断。坦白说,办案人员的顾虑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有些案件尚处于初查阶段,犯罪行为是否真实存在或者是否应受刑法追究,尚未得知;即使已经立案,但主要的犯罪事实和证据尚未查清和掌握,确实不存在可以告知的案件信息,这种情况是客观的,非人为的。
 
  三、了解案情不等于只依赖于案情,应避免检验鉴定沦为纯粹形式上的工具
 
  案情,由事实查明、证据收集、逻辑分析等若干要素组成,确实是鉴定人员作出综合评判的关键性因素,但绝非唯一因素。检验鉴定区别于其他司法实践活动、笔迹鉴定区别于其他检验鉴定,核心在于特定学科的专业知识的引入与运用。笔迹鉴定人员不应基于办案人员或犯罪嫌疑人的单方言词就片面地形成先入为主的固定认识。不对案情进行了解,仅凭纸面上的操作而给出鉴定意见是盲目的;仅凭办案人员的介绍或犯罪嫌疑人的供述,而没有真正运用专业知识进行技术甄别便轻言鉴定意见则是不负责任的。
 
  脱离笔迹鉴定专业知识的检验只是形式上的走过场,是缺乏科学基础的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检察技术服务于业务办案,绝不是对办案人员的无条件附和与服从,应是鉴定人员以独立而非从属的地位,运用专业知识,以灵活、发散的思维进行脑力劳动的智慧结晶,应坚决避免检验鉴定成为办案部门假借技术手段之名行承办人意志之实的工具。
 
  四、笔迹鉴定的内容重心设置不能有所偏废
 
  (一)不可只重差异点的寻找而忽略符合点的统计
 
  刚开始接触笔迹鉴定的助理鉴定人员容易将操作的重心放在检材与样本差异点的寻找上,忽略了符合点的发掘。这与我国刑事诉讼法中有关证据收集的原则相悖。我国“两高三部”联合制定的规范性文件明确规定:“侦查机关、人民检察院应当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犯罪情节轻重以及其他与量刑有关的各种证据。”如此规定,正是为了扭转我国司法实务中长期以来的“重定罪、轻量刑”“重打击、轻保护”“重实体、轻程序”的观念,树立“定罪与量刑并重”“打击与保护同步”“实体与程序兼顾”的现代司法理念。因此,作为八种证据种类之一,包括笔迹鉴定在内的检验鉴定意见的获取,必须秉承有罪证据与无罪证据并重的原则,偏执于寻找差异点而忽略符合点的书写特征的收集方法,是受到职业属性左右的不科学的鉴定方法,鉴定人员应在提高自身专业素养的同时,注重法律理论知识的学习,顺应诉讼原则的转变。笔迹鉴定既要重视对差异点的评断,也要重视对符合点的评断,不能片面地否定一方面就盲目地肯定另一方面,即在确定差异点属于非本质的性质以后就贸然做出肯定同一的结论是不科学的。
 
  (二)切忌只重笔画特征的比对而忽略语言特征和文字布局的相互印证
 
  书面语言特征是书写人书面语言习惯的反映。文字布局特征是书写人文字安排习惯的反映。笔迹鉴定中,当笔迹材料伪装情况十分严重时,可以分析研究书面语言特征及文字布局特征,这两方面的特征是笔迹鉴定的辅助依据。因此,通过笔迹特征得出笔迹鉴定结论,再对书面语言特征及文字布局特征进行全面分析,笔迹鉴定结论将更加科学可靠。
 
  (三)注意将笔迹鉴定与其他文件检验知识相结合,运用多学科知识判断笔迹中的异常
 
  需要强调的是,笔迹鉴定是文件检验鉴定中一个相对独立的组成部分。笔迹鉴定人员应拓宽思路,在书写特征不明显或因摹仿、伪造而造成字迹鉴别难度较大时,可考虑从纸张、色料、粘合剂、印刷、排版等其他文件检验知识进行综合判定,而不应局限于笔迹本身。这需要笔迹鉴定人员触类旁通,对文检知识有一个较为全面的掌握。
 
  五、正确认识电脑在笔迹鉴定中的作用,可让鉴定工作事半功倍
 
  对电脑在笔迹鉴定中的作用,有激进和消极两类观点。激进观点过高地估计电脑的作用,认为电脑可以取代人脑独立完成笔迹鉴定工作;消极观点则轻视甚至无视电脑在笔迹鉴定中的工具价值。上述两类认识是错误的。不可否认,电脑的介入可以大大提高机械比对的精度和效率,而笔迹鉴定工作相当一部分内容正是将检材与样本进行物理意义上的比较。但是,文字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图形,而是被赋予特殊书写习惯的符号。不同个体间,因自身条件不同、受教育程度不同、经历和遭遇不同,最终形成特有的书写风格。即使相同的个体,在不同情况下书写同一段文字也只会表现为书写特征相同,并不会出现笔画的完全重合。最关键的是,虽然书写习惯具有相对稳定性,但并非一成不变。所以,视觉上的比对绝非笔迹鉴定的全部,仅仅是最常见、最基本的外在方式。笔迹鉴定的难点和精髓,恰恰在于作为文字书写主体的人在书写环境、心理或生理状况发生改变,或刻意伪装的情况下,笔迹会发生“非常规量变”,鉴定人员需要综合调动和运用自身储备的常识、逻辑、情商、智商,结合具体案情,排除干扰,运用科学的专业方法作出准确的鉴定意见,这些工作电脑是无法胜任的。无论是过高地估计电脑的作用,还是轻视电脑对于笔迹鉴定工作的工具价值,都是片面和不可取的。
 
  六、依据最佳证据原则,笔迹鉴定应在原件基础上进行
 
  依据刑事诉讼法中最佳证据原则,笔迹鉴定人员应尽量使用笔迹原件进行检材与样本的比对,尽量避免使用复印件或者照片进行比较。因为复印件或照片自身的真实性存疑,有可能与原件存在出入或根本就是伪造的。即使是真实的,也可能会造成检材中的笔迹的笔力、收笔特征等因素发生变化,给鉴定工作带来一定的困难,影响最终结论的准确性。但不排除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不得不用复印件或照片进行鉴定,此时鉴定者应注意笔迹的鉴定与其他方面的检验或证据相互结合,进行综合判断。
 
  (作者单位:来宾市人民检察院)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