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受客运班线承包人雇请当售票员,因病被辞能要求发包人赔偿吗?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9-02-26 17:22:53   责任编辑:付东明   来源:广西法治日报

  龚律师:
 
  孙某2014年起承包县汽车运输公司从县城到省城的客运班线。购买客车的钱是孙某自筹的,车挂靠在汽车运输公司名下,汽车运输公司每月收取一定管理费,其他事项均是孙某自己决定。同年3月,孙某雇请马某担任售票员。马某平时的工作由孙某安排,每月工资由孙某发放。
 
  2018年4月,马某因病住院治疗了1个多月。病愈后,马某想继续当售票员,却被口头告知她已被辞退。马某认为自己兢兢业业工作4年,不能因为生一场病就被辞退。她找到汽车运输公司负责人,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并要求汽车运输公司赔偿损失。汽车运输公司认为其与马某之间并不存在劳动关系,马某应当找孙某解决。但马某不依不饶。请问,马某与汽车运输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吗?
 
  读者卢菊
 
  卢菊:
 
  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应从四个方面进行判断:用人单位和劳动者是否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用人单位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是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是否受用人单位的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劳动;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否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
 
  本案中,汽车运输公司将客运班线发包给孙某个人,车辆由孙某自行购置,车辆名义所有人为汽车运输公司,对外以汽车运输公司名义营运,但对车辆的实际占有、使用及对收益的处分,完全由孙某决定,汽车运输公司仅每月收取一定的管理费,该费用系基于对车辆管理所收取的费用,而非营运所产生的收益,即汽车运输公司并不实际参与车辆的营运,孙某独立经营、自负盈亏。马某在从事售票员工作期间,其日常工作安排由孙某决定,工资报酬亦由孙某发放,即马某并不受汽车运输公司规章制度的管理,她所从事的劳动也并非汽车运输公司业务的组成部分。因此,马某与汽车运输公司之间并不具备成立劳动关系的基本要件,两者不存在劳动关系。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