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签约转租商铺引发纠纷 商铺未交付索赔损失不支持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8-10-19 17:42:30   责任编辑:付东明   来源:广西法学会网

  柳州一家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柳州公司”)将其承租的商铺转租给南宁一家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宁公司”),但双方未实际交付商铺。后来柳州公司将南宁公司诉至法院,索赔租金、违约金、滞纳金等共计21万元。经柳州市两级法院审理,这起租赁合同纠纷终于尘埃落定。
 
  签订租赁合同租房尚未交付
 
  2015年9月11日,柳州公司与柳州一家投资公司签订租赁合同,柳州公司租赁位于柳州市东环大道一家商场1至3层的部分区域。合同允许柳州公司对该区域进行转租。
 
  2016年1月21日,柳州公司与南宁公司签订了一份租赁合同,柳州公司将位于柳州市东环大道一家商场3层套内面积142平方米的区域出租给南宁公司用于经营儿童泡沫家居。双方约定:“商铺预计于2016年1月26日交付,具体日期以柳州公司发出的通知中规定的交付时间为准。双方确认,商铺交付通知要求的交付时间可以晚于前述预计交付时间,南宁公司应当于商铺交付通知要求的交付日期接收商铺。”
 
  合同签订后,双方未实际交付商铺,南宁公司亦未交纳任何款项。2016年2月26日,柳州公司向南宁公司邮寄催款函,该邮件3天后被退回。同年4月28日,柳州公司向南宁公司邮寄了解除合同通知书,该邮件亦被退回。
 
  起诉索赔损失一审驳回诉求
 
  此后,柳州公司向柳州市城中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南宁公司支付拖欠柳州公司的租赁费用8.52万元;支付违约金8.52万元,滞纳金1.17万余元,并补足柳州公司给予南宁公司首年的租金优惠2.84万元。
 
  南宁公司未向法院提交答辩意见,也没有出庭参加诉讼。城中区法院依法缺席审理。
 
  经审理,城中区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柳州公司提交的关于催款函被退回的邮单证据,无法证明柳州公司已实际向南宁公司交付商铺。由于未实际交付商铺,柳州公司要求南宁公司支付租金及迟延交付租金的违约金、滞纳金、租金优惠,均没有事实依据。
 
  城中区法院一审判决驳回柳州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提交新的证据上诉请求改判
 
  “柳州公司已履行通知南宁公司交接商铺的义务,南宁公司拒绝办理商铺交接手续,由此导致柳州公司的损失,南宁公司应该担责。”柳州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柳州市中院改判支持柳州公司一审提出的诉讼请求。
 
  柳州公司上诉称,2016年2月25日,柳州公司已将商铺的交付通知扫描件通过微信发送给南宁公司指定的负责人符于斯(化名),并将该扫描件发送到南宁公司指定的邮箱。根据合同约定,通知、文件或联络送达对方时生效。故交付通知2月25日到达南宁公司处时已生效,柳州公司已履行了通知南宁公司接收商铺的义务。南宁公司对通知不予理会,变更联系方式,拒绝办理商铺交接手续,导致商铺在形式上未能实际交付。但合同签订后,南宁公司已实际上对商铺享有处分的权利,柳州公司丧失了将商铺转租他人获利的权利。南宁公司拒不支付租金的行为,严重损害了柳州公司的合法权益,由此导致柳州公司产生的全部损失应由南宁公司承担。
 
  柳州公司向柳州市中院提交了商铺交付通知、商铺交付通知电子邮件截屏、符于斯的名片,用以证明柳州公司已按照南宁公司给的符于斯名片中的邮箱发送商铺交付通知。
 
  南宁公司经公告传唤未到庭,柳州市中院依法缺席审理。
 
  证据不获采信终审维持原判
 
  柳州市中院审理后认为,涉案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具有法律效力,合法有效,各方应依约履行合同义务。涉案合同约定:“如南宁公司于商铺交付通知要求的交付日期起30日内仍未办理该商铺的交接手续或未足额支付该商铺交付日前应付款项及费用,柳州公司有权单方解除本合同,南宁公司应向柳州公司支付该商铺交付通知要求的交付日起至本合同解除之日止的租金及综合管理费(如有)等全部费用,并应承担违责任。”据此,柳州公司应举证证明其已向南宁公司发出了商铺交付通知。柳州公司一审时提交的催款函被退回的邮单证据,无法证明柳州公司已实际向南宁公司交付商铺。柳州公司在二审中虽举证了商铺交付通知,但不足以证明其已向南宁公司指定的负责人符于斯提交了通知,且亦未能举证南宁公司实际占有使用了商铺。柳州公司在本案中提出的各项诉请均没有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柳州市中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柳州市中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赖隽群)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