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水牛狂奔 撞伤老夫妇引出索赔纠纷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8-06-14 19:28:14   责任编辑:付东明   来源:广西法治日报

  “快闪开!”喊声未落,一对正漫步街头的年近七旬的夫妇被牛狠狠撞倒在地。受伤的夫妇将牛的出卖方、买主、运送牛的司机及运牛货车的车主诉至法院,索赔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复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经济损失。近日,河池市宜州区人民法院对这起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案作出判决。
 
  水牛街上狂奔撞倒一对老人
 
  2017年6月11日,一辆货车满载水牛从罗城仫佬族自治县四把镇前往河池市宜州区,傍晚停放在买主指定的宜州城区国际豪门对面准备卸货。19时许,第一头水牛从车上被牵下来。也许是被城里的繁华和喧闹惊吓,牛突然挣脱绳索狂奔上街。年近七旬的关云夫妇晚饭后出门散步,不慎被从后面狂奔而来的水牛撞倒在地。
 
  受伤的两位老人被送往医院救治。经诊断,妻子杨秋月右侧额颞顶部硬膜下血肿,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右侧额颞叶脑挫伤,左侧岩枕缝分离骨折,头部软组织挫裂伤,两肺下叶挫伤等;丈夫关云多处软组织受伤,经医院检查无大恙,无需住院治疗。
 
  杨秋月住院54天,住院期间雇佣护工护理,支出住院医疗费2.9万余元,卖牛方垫付医疗费1.5万元。
 
  2017年9月27日,杨秋月因该事故到医院复查,支出医疗费241元;关云因该事故到医院检查,支出检查费362.7元。
 
  四人被诉赔偿庭上各执一词
 
  “事情过了这么久,我还经常被噩梦惊醒。平时情绪低落,不愿与人接触,容易受惊吓……”杨秋月认为,她因这起事故身体和精神上都遭受了极大创伤。于是,她与老伴商量,一定要讨个说法。
 
  关云夫妇了解得知,蒙霄把水牛卖给柯华,花300元请货车车主陈恩用车将水牛从罗城四把镇运到宜州城区,陈恩的司机李均浩负责将牛交给柯华。
 
  关云夫妇找到上述4人,协商赔偿事宜,未果。2017年11月8日,关云夫妇将蒙霄、陈恩、李均浩、柯华诉至河池市宜州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4人赔偿杨秋月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复查费等共计2.8万余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赔偿关云检查费362.7元。
 
  蒙霄辩称,牛撞倒杨秋月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杨秋月要求精神损害抚慰金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他垫付杨秋月医疗费1.5万元,并不能说明他对牛撞伤人有责任及愿意承担责任。陈恩按照柯华指定的地点运送牛,应当认定柯华是牛的所有者和管理者。而且卸牛的过程中柯华未采取安全措施,受伤老人的损失应由柯华担责。
 
  柯华辩称,牛运到指定地点后,双方尚未完成交付即发生本案事故。他不是牛的饲养人和管理者,不应当由他承担责任。
 
  陈恩称,他已经按照买主柯华的要求将牛运送到指定地点,司机李均浩按照柯华的要求卸牛,且已经把牛绳交给柯华,已经完成交付。肇事牛的管理者应当是柯华,他不应承担责任。
 
  李均浩认为,柯华对事实的陈述并不属实。事故发生时已经完成牛的交付,他仅是应柯华的要求帮忙卸牛。他已经把牛绳交给柯华。他在车上赶牛,柯华在车下拉牛,责任应由柯华承担。
 
  买主车主侵权各自担责五成
 
  经审理,宜州区法院认为,遗弃、逃逸的动物在遗弃、逃逸期间造成他人损害的,由原动物饲养人或管理人承担侵权责任。柯华、李均浩准备共同将牛牵引到牛栏,牛在李均浩刚下车时便挣脱控制奔跑,奔跑过程中撞倒行人关云夫妇,造成关云夫妇受伤的事故。李均浩是陈恩雇请的司机,其行为属代理雇主陈恩的行为。蒙霄、陈恩双方约定运费为300元,由陈恩的司机李均浩直接将牛交给买主柯华。李均浩虽为雇员,但他在该事故中不存在严重过失,不应对该事故承担侵权责任。蒙霄已将牛交割结束,不应对该事故承担侵权责任。因此,柯华、陈恩应为撞伤关云夫妇的逃逸牛的原共同管理人,管理逃逸牛的责任相当,应各承担50%的侵权责任。
 
  法院经依法核算,确认杨秋月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复查费、护理费等共2.8万多元。法院认为,杨秋月在该事故中虽未造成残疾,但受伤较严重,精神上遭受一定痛苦,酌定杨秋月应获得15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关云请求检查费362.7元,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支持。
 
  宜州区法院判决柯华、陈恩各赔偿杨秋月经济损失共计3万余元的50%,即1.5万余元;柯华、陈恩各承担关云检查费362.7元的50%,即181.35元;驳回关云夫妇的其他诉讼请求。
 
  目前,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文中人名为化名)(何可寒)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