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货车转弯,司机违规操作,导致装卸工被甩出车厢致残

伤者索赔司机被判与雇主连带担责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8-06-05 19:44:24   责任编辑:吴金洋   来源:广西法治日报

 
 
□广西法治日报记者 黄赠荣
 
  凤山县的朱小明驾驶自卸货车运送钢管到工地,负责卸货的郭学鹏坐在车厢内的钢管上一同前往。货车在经过一转弯处时,部分钢管连同坐在上面的郭学鹏被甩出车厢。郭学鹏受伤住院了50多天,经鉴定构成多等级伤残。郭学鹏起诉要求朱小明及雇请朱小明运输的刘振发赔偿各项损失19万余元。凤山县人民法院审理后,对这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作出了判决。
 
  装卸工被甩出车厢受伤致残
 
  2015年12月,凤山县的朱小明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在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县承包工程的刘振发。双方商定,朱小明自驾中型自卸货车到刘振发的工地负责工地所需货物的运输,刘振发每月支付朱小明工钱1万元。
 
  郭学鹏与朱小明是老乡,他也到上述工地做工。2016年1月8日,朱小明按刘振发的指示运送一车钢管前往工地,郭学鹏等人负责装车。由于要装的钢管长短不一且比较多,以致车厢右侧的边门无法关上。装车完毕,郭学鹏等人便坐在钢管上随车前往工地。
 
  当天17时许,货车行驶至一上坡转弯处时发生漂移,部分钢管在惯性作用下甩出车厢,坐在钢管上的郭学鹏也被一同甩出严重受伤。众人合力将郭学鹏送到当地医院救治。由于情况紧急,朱小明当时未报案。
 
  郭学鹏伤情严重,经诊断为特重型颅脑损伤、右桡骨上段骨折并桡骨小头脱位、全身多处软组织挫裂伤。住院治疗19天后,医院建议转上级医院手术治疗。同年1月27日,郭学鹏转入海南省人民医院继续治疗,做了颅脑外伤手术。
 
  住院治疗了23天,郭学鹏出院回到凤山县休养。3个月后,交警部门出具一份道路交通事故证明,称因事故发生后当事人未及时报案,导致事故成因无法查清,无法作出事故责任认定。
 
  郭学鹏向河池市一家司法鉴定机构申请伤残鉴定。2016年7月3日,鉴定机构作出鉴定意见书,认定郭学鹏的伤残程度为七级伤残、十级伤残。
 
  因身体不适,2016年7月25日,郭学鹏到河池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1天。
 
  状告老板和司机索赔19万元
 
  郭学鹏前后住院治疗50多天,治疗费用均由刘振发支付。此后,就郭学鹏的损失该由谁承担的问题,郭学鹏与朱小明、刘振发之间难以达成一致的意见。
 
  2017年7月,郭学鹏向凤山县法院起诉,要求朱小明、刘振发赔偿其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经济损失17万余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
 
  郭学鹏认为,他乘坐朱小明驾驶的车辆,朱小明有义务保障他的人身安全。由于朱小明驾车时操作不当发生事故,导致他受重伤致残,朱小明应依法赔偿他的损失。刘振发雇佣朱小明工作,应对朱小明在从事雇佣活动过程中造成他人损害的后果承担责任。
 
  朱小明称,他与郭学鹏同为务工工友,郭学鹏在务工过程中受伤,不应由他承担赔偿责任。他驾驶货车,郭学鹏负责装车并押送,双方都是接受工作指令从事相关工作,彼此间不负安全保障义务。他正常驾驶车辆务工,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刘振发称,事故系朱小明的过失造成,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与郭学鹏、朱小明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害结果应由郭学鹏、朱小明承担。
 
  自担责二成获赔13万元
 
  凤山县法院经审理认为,朱小明驾驶人货混装且车厢侧边门未关的机动车,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且事故发生后,未及时向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报案,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其过错行为是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郭学鹏明知朱小明驾驶的机动车车厢已载有钢管,仍坐在车厢的钢管上,同样违反法律的相关规定,其过错行为是导致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应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根据朱小明、郭学鹏在事故中所起的作用及过错程度,确定由朱小明承担80%的民事责任,郭学鹏承担20%的民事责任。
 
  法院指出,朱小明自带货车到刘振发的工地负责运输材料,双方约定朱小明每月的工钱为1万元,刘振发在事故发生后也支付了郭学鹏的医疗费,据此可以认定朱小明与刘振发存在雇佣关系。朱小明驾驶车辆从事运输材料工作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属于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故刘振发对朱小明造成的损害应当承担雇主赔偿责任。朱小明作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有重大过失,应与刘振发负连带赔偿责任。
 
  法院确认郭学鹏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5万余元,朱小明承担80%的责任,即赔偿郭学鹏12万余元。郭学鹏主张的2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酌情支持1万元。
 
  凤山县法院判决刘振发赔偿郭学鹏13万余元,朱小明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该判决已生效。
 
  (文中人名为化名)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