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占地建坟被推平 起诉索赔不支持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8-04-13 19:12:59   责任编辑:潘超   来源:广西法学网

 
  田东县村民方某看上某村民小组的一块山地,未经对方同意,擅自将其父亲的骨坛安葬在该山地,结果坟墓被该村民小组村民推平。方某把该村民小组组长诉至法院,要求其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日前,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人格权纠纷作出终审判决,没有支持方某的诉讼请求。
 
  十多年前,方某的父亲去世,被安葬在一山脚下。2016年3月,方某决定将父亲的遗骨收捡,另找地方安葬。他找人帮看风水,终于选定了一处山地。当月16日下午,方某家人到该山地挖坑准备下葬时,被村民小组组长方某荣阻止。方某荣告知该山地系其村民小组所有,方某一家不是该村民小组成员,村民不同意其在此建坟。但方某荣走后,方某家人继续施工,于当天21时左右安葬骨坛。次日,方某荣得知方某家人仍在该山地建坟后,与几名村民上山,村民将方某家的坟墓推平。方某得知此事后,向有关部门反映。有关部门调解未果。方某认为方某荣毁坏其祖坟既是对死者的不敬,也是对其家人的侮辱,损害了方某家人的合法权益,遂将方某荣诉至田东县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方某荣以书面形式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1800元、精神损害补偿费5000元。
 
  方某荣辩称,方某家人不是拥有该山地所有权的集体组织的成员,无权使用该山地建坟,而且该山地从来不给建坟。方某家人没有取得任何人的同意就在该地建坟,损害了土地所有权人的利益,因此群众把其建造的坟墓推平。方某的诉请没有事实依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
 
  田东县法院审理后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方某诉称其父的坟墓被损毁,遭受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但并未提供相应的事实证据,故对其诉求不予支持。法院据此判决驳回方某的诉讼请求。
 
  方某不服一审判决,向百色市中院提起上诉。
 
  百色市中院审理后认为,方某将骨坛迁葬至方某荣所在村民小组的山地,但未提前与该村民小组的群众沟通协商。方某荣作为村民小组长,在遗骨主人未在场的情况下,对群众擅自掘坟的行为未加以制止,不顾及逝者家属的感受,处理方式欠妥,双方均存在一定的过错。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和判决并无不当,予以维持。百色市中院依法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法理评析
 
  根据法律规定,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由具有该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依法享有占有、使用和管理权,非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不得非法侵占。方某不是涉案土地所属集体组织的成员,他把父亲的遗骨安葬在方某荣所在村民小组的集体土地上,事先未获得所有权人的同意,且在村民小组长方某荣劝阻后仍坚持安葬,该做法显然不当。但方某荣在方某家人不在场时,对村民将方某家的坟墓推平的行为不阻止,在情理上也有不妥之处。鉴于双方均存在过错,且方某诉求赔偿相关损失没有证据予以证实,因此法院不支持方某的诉讼请求。此案提醒人们,在处理类似的争议时,应客观、冷静、理智地对待,通过协商的方式处理。如协商无果,应请相关部门进行调解或向法院起诉。(黄赠荣)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