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为争房屋继承权 姐弟俩对簿公堂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8-01-12 15:08:56   责任编辑:潘超   来源:广西法学网

 
  黄老伯一生未生育子女,与前妻收养了一个女儿,再婚后又抚养了一个继子。黄老伯去世后,留下遗嘱将自己名下的所有遗产归继子继承。其养女认为这样有失公平,把黄老伯继子诉至法院,要求重新分配遗产。近日,南宁市良庆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对这起纠纷作出判决。
 
  黄老伯是灵山县人。1988年,黄老伯经人介绍认识了家住南宁市良庆区大沙田某村的阿香(化名)。恋爱后,他们共同收养了出生仅3天的小梅(化名)。次年,黄老伯自愿当“上门女婿”入赘到阿香家,并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1990年8月,阿香向村集体申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1992年8月取得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使用权人是阿香,使用土地面积为137.7平方米。随后,阿香与黄老伯建造占地面积80.32平方米的房屋,1995年取得房产证,所有权人是阿香,共有人是黄老伯。1997年,阿香因病去世,生前未立遗嘱,其法定继承人是黄老伯和小梅。
 
  2000年,黄老伯与阿兰(化名)登记结婚,阿兰将儿子小涛(化名)带来一起生活。再婚后第9年,黄老伯和阿兰出资,在老屋后面剩余的宅基地上建了3层房屋。该房屋未经有关部门审批,无房屋产权证。2016年1月,黄老伯在两名见证人的见证下,录像立下书面遗嘱:老屋房产个人享有的全部份额及后来建的3层房屋全部由继子小涛继承。2016年12月,黄老伯因病去世。
 
  黄老伯去世后,小涛按照继父的遗嘱继承了所有遗产。得知情况后,小梅提出异议。她认为,黄老伯生前虽居住在老屋内,但他只有居住权,并无产权,小涛独占该老屋明显不合理。老屋及所在集体土地使用权是养母阿香所有,所以应全部由她继承。争执不下,小梅将小涛诉至法院,要求重新分配遗产。
 
  法院审理后认为,阿香去世时遗留的老屋是其与黄老伯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建造的,是夫妻两人共有财产。在分割阿香的遗产时,首先将老屋的一半分给黄老伯,剩余的一半再由阿香的法定继承人黄老伯和小梅各继承一半。所以,老屋的3/4归黄老伯,属于黄老伯的份额。黄老伯已于2016年1月立下书面遗嘱,所有的房产及存款均由继子小涛继承。黄老伯立遗嘱时神志清醒,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且有两名见证人在场见证,并有录像佐证立遗嘱的整个过程,该遗嘱合法有效。因此,该房屋的3/4份额归小涛继承。
 
  法院指出,我国《土地管理法》规定,农村房屋的宅基地属于农村集体所有,房屋所有人取得的是宅基地的使用权,因此,农村房屋的宅基地的使有权不能继承。由于房屋和土地的不可分割性,在发生继承的情况下不可能将房屋和土地分割开。根据“地随房走”的原则,小梅主张该房屋及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确定的所有土地均由其继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关于老屋的价值,小梅和小涛均确定为60万元,法院予以认可。至于剩余的约50平方米宅基地,则属于阿香未用完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不属于阿香的遗产,且该宅基地已于2009年由黄老伯和阿兰出资建起3层房屋,黄老伯已立下书面遗嘱由小涛继承该房屋,因该房屋未取得所有权证,该房屋的使用权归小涛。
 
  良庆区法院依法判决老屋由小梅继承1/4,由小涛继承3/4,该房屋价值60万元,由小涛补偿给小梅15万元,老屋归小涛,驳回小梅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根据录像信息,黄老伯之所以立遗嘱将属于自己份额的财产都归继子继承,原因是黄老伯在小梅出生3天即收养了她,然而小梅长大后未赡养黄老伯。小涛一直跟随黄老伯生活,照顾黄老伯的生活起居。尤其在黄老伯多次生病住院时更是照顾有加,还为黄老伯支付住院的治疗费用。而小梅作为养女,从未探望生病的养父。权利义务对等,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黄老伯将全部财产交由对其履行赡养义务的继子继承理所当然,亦符合法律规定。(魏素娟 方艳红 罗颖)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