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为了一块宅基地 一家人对簿公堂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8-01-12 14:52:35   责任编辑:潘超   来源:广西法学网

 
  农某的母亲出资购买了一块宅基地,该宅基地登记在农某名下,国有土地使用证则由农某的姐姐保管。农某将母亲及姐姐诉至法院,要求二人返还土地使用证及契证。崇左市两级法院审理后,均不支持农某的诉讼请求。
 
  1994年,农某的母亲莫某出资购买位于宁明县城中镇的一块宅基地,后农某的姐姐办理了土地使用证,该宅基地登记在农某名下,土地使用证由农某的姐姐保管。
 
  2005年,农某从姐姐那里取得土地使用证到财政部门办理契证,之后又将土地使用证及契证交给姐姐保管。2015年,农某要求姐姐返还土地使用证,其姐没有返还。
 
  2017年3月,农某以土地使用证遗失为由,向宁明县不动产登记局提出补发不动产权属证书的要求。农某的姐姐知悉后,持土地使用证原件向宁明县国土资源局提出异议申请,认为该宅基地是家庭财产,不同意宁明县国土资源局向农某补发证书。宁明县国土资源局受理农某姐姐的申请后,研究认为,农某名下的土地使用证的土地权属来源清楚,符合土地登记程序,农某姐姐的请求缺乏事实依据,依法做出不予受理的决定。宁明县不动产登记局认为,农某申请补发的不动产权属证书不符合遗失补办程序,遂作出不动产登记不予受理告知书,并告知农某土地使用证在其姐手中,农某可以向其姐取回土地使用证。农某再次要求姐姐返还土地使用证,未果。2017年4月,农某的姐姐将土地使用证交给母亲莫某保管。
 
  此后,农某将母亲和姐姐诉至宁明县法院,要求二人返还土地使用证及契证。
 
  农某称,该宅基地系其母亲出资购买并登记在他名下,属于母亲对他的赠与,他享有该宅基地的土地使用权。
 
  农某的姐姐辩称,该宅基地是母亲莫某出资购买,弟弟农某没有出资,她经手办理宅基地的土地使用证。1995年的一天,全家人一起吃饭时,母亲明确表示该宅基地并非买给农某,农某表示无异议。她是帮母亲保管土地使用证且后来已将土地使用证交给母亲,不是本案的合适被告,请求法院驳回农某的诉讼请求。
 
  莫某辩称,涉案宅基地是她出资购买,土地的使用权应归她所有,不同意将土地使用证交给儿子农某。
 
  宁明县法院审理后认为,农某未曾对涉案宅基地行使权力,也未持有土地使用权证书。莫某出资购买涉案宅基地后将土地使用权证书交给农某的姐姐保管。农某主张其系涉案宅基地的权利人,却长期未持有土地使用证亦未向姐姐索回。且农某2005年办理涉案宅基地的契证后,也将土地使用证退回给其姐。结合全案证据,可以认定莫某是涉案宅基地的出资人,应为宅基地的实际使用人。农某主张涉案宅基地登记在其名下,应视为莫某将土地赠与他,但莫某未承认有赠与行为。
 
  宁明县法院指出,当事人享有物权是请求返还物权载体的前提。莫某是涉案宅基地的出资人即实际使用人,有持有土地使用证书的权利。农某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他对涉案宅基地享有土地使用权,对其要求其姐姐和母亲莫某返还土地使用证及契证的主张,不予支持。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农某的诉讼请求。
 
  农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崇左市中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理评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90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农某主张涉案宅基地登记在他名下,应视为母亲莫某对他的赠与,但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予以证实,故法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梁伟刚 梁松)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