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继承师志 铿锵前行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8-04-13 20:22:17   责任编辑:罗致   来源:广西法学网

继承师志 铿锵前行
 
——记“广西优秀中青年法学家”广西大学法学院教授魏艳茹
 
魏艳茹研读法律书籍。
 
  留着一头短发,说起话来温文尔雅,条理清晰,显得十分干练,这是广西大学法学院教授魏艳茹给人的第一印象。
 
  2005年,魏艳茹在厦门大学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后来到广西工作,现在是广西大学国际法学科负责人、“东盟法研究中心”主任,还兼任中国法学会“中国—东盟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法学会理事。多年来,她一直从事国际经济法研究,重点研究国际投资法、国际贸易法、东盟法,曾主持一项国家社科基金课题、一项广西哲学社会科学课题和一项广西高等教育教学改革研究课题,取得了不少研究成果。日前,她荣获“广西优秀中青年法学家”称号。
 
  面对广西法治日报广西法治日报记者的采访,魏艳茹谦虚地说:“我与读书时遇到的各位导师还有很大的差距,我要承袭恩师严谨治学的态度,继续努力钻研才行。”
 
探索发展中国家传统知识保护研究
 
  魏艳茹在读硕士研究生期间,导师是厦门大学知识产权领域的专家丁丽瑛教授。在导师的指导下,她学习了很多知识产权方面的知识,毕业参加工作后,她也一直没放弃这方面的研究。
 
  在阅读相关资料时,一份数据让魏艳茹感到震惊:2000年国际市场上销售的利用高等植物制造的119种药品中,74%的药品开发自传统草药,而当年全世界销售草药的利润就高达30万亿美元。这些传统草药大多来自发展中国家或是不发达地区。发展中国家的传统医药知识的应用是否得到了保护?发展中国家在保护传统知识产权方面是否存在盲区?带着这些疑问,魏艳茹展开了研究。
 
  魏艳茹研究发现,由于2000年后WTO框架内的传统知识保护谈判陷入僵局,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将谈判场所悄悄转移至双边谈判框架内。而美式自由贸易协定已率先迫使发展中国家承认:发明人在专利申请过程中无义务披露传统知识来源、提供有关事先知情同意和惠益分享的证据,通过合同方式就可以充分保护传统知识。也就是说,根据现代知识产权法一般理论,传统知识不是新知识,未经采取保密措施,也没有确定的权利主体。因此,传统知识已处于公有领域。由此,利用传统知识开发新药的大医药公司可以申请到专利权并从中获得巨额利润,而这类知识的原始持有人却一无所获。
 
  魏艳茹通过大量研读相关文献,认为发展中国家要扭转这种颓势,就应拒绝将传统知识保护问题纳入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继续谋求在WTO多边框架内解决该问题、加强彼此之间的区域合作。这一观点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潜心研究国际法
 
  “小魏呀,我虽已去日无多,但我还要继续编写我的著作,没太多时间招呼你了。”前些天,魏艳茹到厦门出差,登门拜访了现已90多岁的博士生导师——厦门大学老教授陈安时,老人家如是说。学生时代,魏艳茹就被陈安老师勤奋钻研的学术作风深深感染,现今年迈的老师依然对学术孜孜以求,再次令她感动不已。
 
  陈安是中国国际法方面的权威学者,受其影响,魏艳茹在攻读博士期间,也走上了研究国际法的道路。
 
  经刻苦钻研,魏艳茹发现国际投资仲裁方面的机制存在许多不足,比如:受一般国际商事仲裁中“私人利益至上”的思维定势的影响,审理国际投资争端的仲裁员往往只考虑外国投资者的私权维护,不考虑东道国的主权维护,以至只要东道国的主权行为造成外国投资者利益受损,就裁决东道国承担国家责任,投资裁决明显实体不公;又比如:受损的一方当事人虽然可申请仲裁撤销,但国际投资仲裁监督机制因循一般国际商事仲裁的程序监督原则,只允许就裁决的程序错误进行监督,受实体不公裁决损害的当事方遂无法借此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这不但导致个案中的当事方利益分配不公、东道国百姓严重受累、东道国的特定政府管理行为无法推行下去,而且会导致外国投资者有恃无恐地利用国际投资仲裁对东道国进行“讹诈”。而美国、加拿大两国已率先针对国际投资仲裁的上述沉疴进行了初步改革。
 
  魏艳茹就此展开了深入研究。她阅读大量文献,研究出来的结论是:中国应该采取双管齐下的因应之策,不但在接受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仲裁管辖权的双边投资协定中阐明我国应承担的实体义务,包括给予公平、公正待遇的义务,不进行非法征收义务等的确切含义,以防国际投资仲裁庭任意扩大东道国实体义务,而且应采取如下对策:在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仲裁管辖权的接受范围上,退回到原来的部分接受模式中来,采取以一揽子部分接受为原则、逐案酌情全盘接受为例外的立场。
 
中国—东盟法律研究的先行者
 
  到广西大学工作后,魏艳茹发现广西十分重视南宁作为中国—东盟博览会永久举办地的战略地位,便潜心研究中国和东盟各国的法律法规。
 
  在比较中国—东盟框架下国际投资法律环境的研究中,魏艳茹发现,《中国—东盟投资协议》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范围内首次创建了统一的国际投资保护规则,在保护外国投资者私益的同时试图兼顾东道国国家主权,这些成就值得肯定,但其亦使该区域内的国际投资法律环境越发复杂,所约束的国家行为范围过于狭窄、缺乏审慎措施条款、根本安全例外条款未受到必要的制度性约束等。
 
  如何完善《中国—东盟投资协议》,弥补其存在的不足?魏艳茹决定研究东盟各国的投资法律来找“解药”。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困难接踵而来,一些东盟国家的投资法律不公开,还有些投资法没有英文的版本,魏艳茹就找相关小语种专业的学生帮助其翻译成中文,如果是英文版的法条她就自己找词典翻译阅读。最终,她将研究成果撰写成文:《〈中国—东盟投资协议〉:成就、不足与完善》《中国—东盟框架下国际投资法律环境的比较研究》。这两篇论文分别发表在《国际经贸探索》与《广西大学学报》上,给在中国—东盟投资法这一领域上探索的同行提供宝贵的建议。
 
  “因为孩子身体比较弱,以前我都花很多时间在照顾孩子上,对于很多问题的研究并不够透彻,所以对于‘广西优秀中青年法学家’的称号我愧不敢当。最近孩子的情况比较稳定了,我买了一些新书回来准备接着做后续研究呢!”魏艳茹面对新的挑战依然信心十足。廖梦若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