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从一起保险理赔纠纷的法院判决看格式合同法律效力

2018-05-07 15:21:29   责任编辑:陈积磊   来源:平安广西网

保险公司依格式条款拒赔无理?
 
从一起保险理赔纠纷的法院判决看格式合同法律效力
 
 
  南宁一公司向保险公司投保,保期内,货物被水浸,物品毁损。保险公司以投保物放置“不够高”为由,拒绝理赔。两级法院作出迥然不同的判决:一审法院认为,“放置高度”在协议中属于格式条款,对投保人无约束力;二审法院则认为有约束力,保险公司无须理赔。
 
  公民买房、购物,签订协议,时常碰到格式条款。一些消费者以为格式条款就是“霸王条款”,没有法律效力,不必理会。殊不知,格式条款在一般情况下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这起判决,对广大消费者购买商品、签订协议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暴雨连天  保物被浸泡
 
  2014年6月16日,南宁市普灯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下称电器公司)进了一批货,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宁市分公司(下称保险公司)投保财产综合险,保险标的为电器公司存货地址的灯泡、彩灯等商品,保险金额为90万元,保险费1890元,保险期一年。
 
  双方特别约定:1.保险合同载明地址发生保险事故,造成保险标的中的存货部分全部损失,决定免赔率为该地址存货部分保险金额的20%;2.每次事故免赔额为300元。
 
  2015年6月16日,电器公司再次投保。保单中,投保人保险标的地址、数量、金额、期限、保费等内容均系手写;特别约定则为打印字体,内容1、2项与上次相同,增加一项:3.存货/仓储物/必须放置在高于地面30公分的垫板上,对发生水灾事故时因未按要求放置造成的所有损失,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
 
  保险公司在投保人声明处注明:保险人已向本人提供并详细介绍了保险公司财产险条款内容,并将其中免责条款、付费约定和特别约定的内容向本人做了说明,本人已充分理解并接受上述内容,同意以此订立保险合同,自愿投保本保险。
 
  次日,保险公司向电器公司出具了“保险单”,载明保险标的、金额、保费等,保险期一年。当天,保险公司业务员黄思妮代缴了保险费1890元。
 
  2016年6月15日,因长时间下暴雨,电器公司位于南宁市鸿润仓储内16号仓发生内涝,造成部分货物受损。事发后,电器公司向保险公司报告出险。
 
  6月17日,电器公司向保险公司出具了《财产损失核定清单》,报告财产损失45072元、搬运费830元,向保险公司索赔45902元。
 
索赔遭拒  投保人起诉
 
  电器公司向保险公司索赔,但遭到拒绝,随后向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起诉。
 
  法庭上,电器公司承认,事故发生时,其受损货物放置在地面10—18公分垫板上。
 
  保险公司认为,投保人违反特别约定“3”的规定,根据合同约定,此次事故损失属于保险免责范围,保险公司不予赔付。
 
  电器公司法定代表人朱桂民称,保险公司业务员黄思妮在签订协议时,未告知保单中免责条款事宜,保险公司未尽告知义务,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保险合同合法有效。涉案投保单上特别约定“3”等内容为打印字体,而投保人信息等内容为手写,表明特别约定是保险公司单方预先拟定的,而不是在订立合同时双方协商达成合意的结果。因此,特别约定“3”应属格式条款,保险人对该条款负有向被保险人提示的义务。
 
  特别约定“3”记载于投保单“特别约定”部分,属新增内容,该部分文字未使用区别于其他条款的特别字体、字号或颜色等形式突出印刷,也未使用特别的符号或其他明显标识对该免责条款加以标注,产生不了提示效果。
 
  由于双方长期合同关系,保险标的未变,没有保险人主动说明和提醒,投保人不易发现投保单、保险单与以往不一致,保险公司未能证明当场对免责条款作了明确提醒,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
 
  对电器公司主张的损失金额,保险公司未提出异议。按合同约定,每次事故免赔额300元。故一审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向电器公司支付保险赔款45602元。
 
  保险公司不服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诉讼。
 
格式条款  具法律效力
 
  2017年8月29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依法审理此案。
 
  法庭辩论焦点是:格式条款有无法律效力?保险公司是否尽到了告知义务?
 
  保险公司称:仓库发生内涝后,公司派员到现场查勘,发现电器公司未将货物放置在高于地面30公分的垫板上,实际高度只有10多公分。根据合同约定,保险公司不担责。
 
  电器公司辩称:特别约定“3”是格式条款,保险公司对投保人未做提示,也未使用特别标识,保险公司业务员黄思妮也没有对该条款进行说明。电器公司不知情,免责条款无效。
 
  二审法院认为:特别约定属于格式条款,保险公司负有向被保险人作出提示及说明的义务。在投保人声明一栏中,用打印字体写明“保险人已向本人提供并详细介绍了保险公司财产险条款内容,并将其中免责条款、付费约定和特别约定的内容向本人做了说明……”保险公司已尽义务,电器公司也已盖章确认。
 
  作为商事主体,电器公司在商业投保中盖章的行为即视为已充分解读并理解了该文字所表述的内容含义,同意并确认该文字表述的内容。
 
  电器公司未能将货物放置在高于地面30公分的垫板上,保险公司不承担保险责任。
 
  2018年4月11日,南宁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电器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对于格式条款之效力,记者采访了本报法律顾问团成员之一、广西瀛聪律师事务所主任林仁聪。
 
  林主任告诉记者,格式条款又称标准合同、格式合同等,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本案关于投保货物放置高度的约定,是为了减少货物被浸泡的风险,不属于不公平条款,对投保人有约束力。
 
  “公民买房、购物,一旦签订了协议,应视为对格式条款没有异议。因此,格式条款不等于‘霸王条款’。消费者在订立格式合同时,应认真阅读、对照条款,没有疑虑后再签约,避免日后纠纷。”林主任说。(黄小林)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