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高速公路“碰瓷”的成因分析及打击策略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8-04-26 10:11:49   责任编辑:吴金洋   来源:广西法治日报

 
□戴庆斌
 
  “碰瓷”泛指一些投机取巧、敲诈勒索的行为。“碰瓷”违法犯罪严重扰乱社会治安和社会秩序,侵犯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特别是高速公路上的“碰瓷”行为,危害性更大。因此,必须采取强有力措施打击高速公路“碰瓷”行为,以严打、高压、重典震慑不法分子,还公众一个安全的交通环境。
 
  一、高速公路“碰瓷”案件的成因及特点
 
  从警方侦破的高速公路“碰瓷”案件来看,此类案件的成因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在高速公路跨区域作案容易得手。被害人或抱着破财消灾心理,或为了赶路,或畏惧作恶者的淫威而被迫赔钱了事。二是侦破困难。“碰瓷党”多为跨区域流动作案,且高速公路四通八达,作案后逃窜方便,这给警方侦破、取证、抓捕带来一定难度。三是“投入”成本较低,“回报”较快。四是法律对“碰瓷”案件定罪过轻,违法犯罪成本低,对一般性“碰瓷”往往只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或敲诈勒索罪论处,不造成较大危害后果或不达到一定金额的还达不到量刑标准,这间接纵容犯罪分子屡屡实施“碰瓷”行为,造就一批“老碰”“惯碰”。
 
  高速公路“碰瓷”案件一般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异地作案;二是流窜作案;三是团伙作案;四是作案用车不断变换车型、车牌,且多为高端昂贵车辆,目的是千方百计增加警方追查的难度和提高索赔额;五是作案人往往携带假身份证,落脚点是一些不用身份证就能住的不正规小旅馆;六是形成利益链条,“碰瓷”团伙有幕后老板支持作案车辆和作案经费,形成“碰瓷”犯罪利益同盟,并且正向职业化犯罪方向蔓延。
 
  二、高速公路“碰瓷”行为屡打不绝的症结所在
 
  一是取证难。犯罪嫌疑人多为跨省区作案,“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现场几乎不留痕迹,且选择在车流量少、见证人少、视频监控盲点等路段作案,给办案人员的取证工作带来很大困难。
 
  二是抓捕难。高速公路上“碰瓷”抢劫、敲诈勒索的犯罪嫌疑人大部分时间在车上,警方对其实施抓捕时极易发生车辆碰撞、人员伤害等后果。同时,犯罪嫌疑人往往流窜作案,没有固定作案位置,给警方的抓捕工作带来很大困难。
 
  三是寻找被害人难度大。有些被害人在受到侵害后,由于时间关系或者人生地不熟,很少选择到辖区公安机关报警;有些被害人不知是被“碰瓷”,以为真的发生了交通事故,遂与犯罪嫌疑人“私了”;有些被害人存在花钱消灾的心理,认为赔点钱就行了,报案处理太麻烦。
 
  四是警种优势尚未得到充分利用。高速公路交警负责对高速公路实行交通秩序管理和交通事故处理,对高速路上的治安状况比较了解,但他们没有更多的精力和侦破案件的能力。而辖区刑侦部门有很丰富的办案经验,又不掌握高速路的治安情况。
 
  五是容易陷入轻判误区,未能深挖威胁恐吓的实质。办案民警被嫌疑人口供及表面的现象蒙蔽,将恶性“碰瓷”看成是一般的敲诈行为,取得的证据都是构成轻判的证据,没有更深层次挖掘“碰瓷”背后造成严重交通事故的巨大安全隐患和使用语言恐吓、威胁、绑架勒索的暴力性质。由于办案民警未能提供足够证明“碰瓷”犯罪的关键证据,要想让嫌疑人坐实重罪,法律上欠缺依据。很多团伙性质的“碰瓷”涉案人员,最终因证据不足只被判个一年半载,刑期结束后重操旧业。
 
  六是定罪过轻,起不到震慑作用。这是最根本的症结所在。对于高速公路“碰瓷”案件,一般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敲诈勒索罪进行处罚。如果报案人损失达不到规定金额,警方还不予立案。根据我国法律的规定,“碰瓷”就其行为而言属敲诈勒索行为。敲诈勒索金额较小的,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敲诈勒索金额数较大或累犯,涉嫌构成敲诈勒索罪。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盗窃、诈骗、哄抢、抢夺、敲诈勒索或者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1000元以下罚款。而我国刑法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可见,如果掌握不到足够的证据,达不到“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的标准,要想对犯罪分子判10年以上刑罚,根本不可能。
 
  三、严打高速公路“碰瓷”行为之对策
 
  (一)治乱须用重典,在适用法律上重判恶性“碰瓷”
 
  2014年春节前后几个月,广昆高速公路广西境内的玉林及兴业、北流、容县等路段连续发生60多起“碰瓷”案,嫌疑人作案手段恶劣,社会反响强烈。玉林警方组成以刑侦、交警为主要力量的跨警种专案组,连续奋战,辗转粤桂两地,历经半年侦查取证,终于将以岑某为首的广东化州籍涉案团伙、以程某为首的陆川县清湖籍涉案团伙、以梁某为首的陆川县平乐籍涉案团伙、以吴某为首的陆川县清湖籍涉案团伙陆续收入法网。警方清楚,如不掌握足够证据,很难将这几个犯罪团伙彻底打垮。因此,专案组集中力量开展调查取证工作,搜集了“碰瓷”团伙作案的一整套流程、团伙分工协作、恐吓手段、恶劣后果等证据,多方寻找证人证言,最终依法以涉嫌犯抢劫罪将这几个“碰瓷”团伙移送起诉。这是广西首例、全国罕见以犯抢劫罪起诉“碰瓷”的案例。最终,主犯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7年。这个判决极大地震慑了“碰瓷党”。
 
  从表面上看,被告人犯罪目的是为了向他人诈财,在客观上也实施了要挟勒索等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的表面特征。但被告人的“碰瓷”行为,使在高速公路上通行的不特定多数车辆的驾乘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处于危险境地,在主观上具有自觉放任危害不特定第三人生命财产安全结果发生的间接故意,且若讹诈不成,一些团伙会以暴力手段实施抢劫,甚至造成被害人伤亡,还兼具涉黑涉暴性质。因而,高速公路“碰瓷”行为是敲诈勒索、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暴力抢劫的牵连犯,应择一重罪即应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或“抢劫罪”予以处罚。如此一来,被告人将面临3年以上10年以下刑罚,这是极具震慑作用的。
 
  (二)健全打击高速公路“碰瓷”行为的长效机制
 
  要构建高速公路安全防控体系,建立全面预防高速公路交通事故、快速打击高速公路“碰瓷”行为的长效机制。针对高速公路“碰瓷”案侦破难、取证难、抓捕难的状况,公安机关应该充分发挥跨警种协同作战的作用,优势互补,信息共享,形成合力,精确打击,让作案团伙闻风丧胆。
 
  (三)加强对民警的培训教育,提高办案能力
 
  办案民警要熟悉相关法律法规,在调查取证时,围绕法律法规要求,科学取证,不放过表象背后实质性的东西,形成有效证据链,以利于检察机关起诉和法院审判,让不法分子受到应有的处罚。
 
  (四)充分发挥互联网作用,让群众参与破案
 
  公安机关应充分利用互联网平台,广泛征集线索、收集证据、寻找目击证人、悬赏有功者,让广大群众积极为案件的侦破、取证、抓捕提供重要线索。另外,公安机关应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现代科学技术,充分发挥“天网”工程、机动车缉查布控系统,全方位、全天候监控路面动态,一旦发现情况,迅速启动应急预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碰瓷”犯罪分子一网打尽。
 
  (作者系玉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