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浅谈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特别程序的适用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7-02-21 11:22:13   责任编辑:罗致   来源:广西法学网

  未成年人刑事司法制度,对于未成年的被告人予以特殊的关照和保护,适用有别于成年被告人的特殊程序,对预防犯罪、保护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有着重要的作用。该制度的产生,不仅是基于人道主义立法思想和教育刑罚观的理论基础,也是应对、解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激增这一社会现实问题的重要措施。
 
  2012年修订的我国《刑事诉讼法》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作为特别程序列在第五编第一章,以11个条文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作出了较为全面的规定,覆盖了未成年被告人从立案侦查到审判后犯罪记录封存的主要诉讼环节,实现了未成年人诉讼程序从分散型立法方式向专章规定方式的转变。但同时也应看到,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特别程序在适用中仍存在诸多问题。
 
  一、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特别程序在适用中遭遇的阻碍与困难
 
  (一)社会观念仍停留在杀人偿命、罪有应得的思想阶段
 
  从刑罚的功能看,其中一个功能就是对犯罪人的惩罚,剥夺犯罪人一定的权益,也包含国家对犯罪人的否定评价,使犯罪人感受到相当的痛苦。同时,刑罚还具有教育改造的功能。对于未成年人,教育改造的功能则更为重要。但在现实社会中,我国对于刑罚的惩罚性观念仍处于统治地位,没有认识到未成年人的特殊身份。而如上所述,对未成年被告人的处理应有别于成年被告人,应重在教育改造而非惩罚。我国社会中的这一观念无疑是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特别程序适用的巨大阻力。
 
  (二)制度尚未健全,立法仍需完善
 
  正因我国的少年司法制度起步较晚,对于各项刑事诉讼的特别程序仅做笼统的规定,目前涉及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特别程序的法律有《刑事诉讼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缺乏配套的具体操作规定。而其他的法律和解释虽然有的涉及到了具体制度,但一方面不够全面,另一方面则存在不同程度的缺陷,导致实践中司法机关在适用时缺乏统一标准。如未成年人社会调查,社会调查报告的属性不明,调查报告究竟是证据的一种还是只作为重要参考资料存在争议,有些地方侦查机关直接将调查报告作为证据提交并由公诉人当庭举证,有些地方则仅是放置于案卷之中供法官参考。同时,社会调查的方法落后,一般为通过实地走访,掌握第一手资料。由于法官自身工作繁重,一般情况下只能委托其他机构或者个人调查。但这需要人力、物力及花费大量时间,制约较大。上述问题都直接影响到未成年被告人的具体量刑,随意性太大。
 
  (三)专门机构的设置难以落到实处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55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和涉及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案件,应当照顾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特点,尊重他们的人格尊严,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并根据需要设立专门机构或者指定专人办理。”公安部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两高”)对此也有相应的规定,但大部分地区未能落实到位。例如判后的执行问题,社区矫正机构中,目前没有专门人员负责未成年人的社区矫正工作。而且在相关人员配置方面,一方面缺乏专业人才;一方面人员配置不足,缺乏必要保障。由此带来司法人员不够专业化的问题,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特别程序也就无法顺利适用。
 
  (四)各有关部门的法律责任不明,协调不足,未形成未成年人司法维权的合力
 
  目前,公、检、法、司还是各自处理各自的业务,除了业务上必须的交接外,没有形成一股贯穿未成年人刑事诉讼过程的力量。例如在社区调查中,公安机关应是对未成年嫌疑人进行社会调查的最佳机构,然而通常公安机关没有承担起这一职责;案件起诉至法院后,法院再委托其他部门进行调查,而通过委托取得的调查报告不是办案机关直接作出,如此得出的调查结果或许对被告人不够公平。
 
  (五)社会力量参与不足
 
  在多数人看来,刑事诉讼仅涉及到相关当事人及司法部门,与社会团体、单位及个人没有关系。但实际上,对于未成年罪犯的判后帮教工作,凝聚社会力量才能达到最佳效果。未成年人司法制度必然会向社会延伸,而社区矫正的特点之一,就是在社区中对服刑人员开展管理与改造工作。可见社会力量是社区矫正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但当前由于资金、人员配置等原因,社区矫正工作受到严重限制。
 
  二、相关构想与建议
 
  (一)单独制定《未成年人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实施细则
 
  一部专门针对未成年人的刑事诉讼法,不仅能够摆脱对成年人刑事诉讼法的附属性地位,还能避免程序单一化,有效抗衡重刑思想。通过法律的制定,可避免公安部及“两高”分别对侦查、起诉、审判程序作出的规定之间缺乏良好衔接的问题。当前,尽管公安部及“两高”制定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及地方司法机关进行的未成年人刑事司法制度改革措施,在可操作性、合理性、法律依据上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这些法律法规无疑已经为制定单独的《未成年人刑事诉讼法》积累了大量经验及提供了有利条件。
 
  (二)完善未成年人案件分案起诉及专门机构、专人负责制度
 
  将未成年被告人与成年被告人分案起诉、分案审判是我国未成年人司法的趋势,同时根据法律规定,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也应由专门机构或专人办理。目前来看,我国中东部发达地区已建立了从检察机关到法院的专门的未成年人司法机构,对未成年人与成年人进行分案起诉、分案审判。但西部欠发达地区由于经济情况及办案实际的制约,没有将未成年被告人与成年被告人分离开来。在此情况下,一方面应争取财政支持,建立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可根据地方实际采取灵活的方式处理,由经验丰富、擅长与未成年人沟通交流进行思想教育的检察人员、审判人员受理案件,以最大地维护未成年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三)司法机关应整合司法资源,实现机制的对接
 
  在未成年人刑事诉讼中,从侦查到最后的执行,要经过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和司法行政机关。对于未成年人审判,应立足全局、整合司法资源,形成未成年人刑事诉讼一条龙机制。公、检、法、司在未成年人刑事诉讼中的各个环节承担不同的职责,如果能将这些责任分工统和起来,实现工作机制的对接和资源的共享,将司法资源利用到最大化,在目前案多人少的情况下是有效节约司法资源的途径,能够避免未成年人刑事诉讼中某一环节的缺失,保持其完整性。
 
  (四)整合社会资源,建立未成年人司法制度辅助工作协调机制
 
  积极争取地方党委及政府支持,联合工会、妇联、团委、关工委及其他社会团体、社会组织等共同参与,从未成年人被立案侦查伊始即可积极参与其中,包括利用有效资源进行社会调查,在对未成年罪犯进行社区矫正中利用社会团体的优势帮助未成年人矫正不良心理,帮助其顺利回归社会。建立一套完整的工作协调机制,可以弥补司法机关在教育、挽救、改造未成年罪犯工作中的不足,也可使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特别程序的适用真正落到实处。同时,除了党委政府及相关社会团体,民间的力量也不容忽视。由于未成年罪犯最终还需回归社会,联合企事业单位、爱心机构及人士对他们进行帮扶、关爱,也是促进未成年罪犯改造的有效方法。(陈之焱)
 
  (作者单位: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