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袁崇焕:明末兵部尚书兼蓟辽督师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6-03-01 01:24:44   责任编辑:杨涛   来源:

袁崇焕:明末兵部尚书兼蓟辽督师

□陈锋 陈玥涵

  袁崇焕(1584-1630年),字元素,号(或又字)自如,祖籍广东东莞县,祖父辈迁居广西。一说自东莞迁居广西平南县(古称龚州)赤马乡白马村,14岁时为应科举考试迁徙广西藤县北门街;一说自东莞迁居广西藤县北门街。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己未科进士。著名爱国将领,明末国家柱石,世人尊称“袁督师”。历任福建邵武知县,兵部职方司主事,山东按察司佥事,山海监军,宁前兵备佥事、兵备副使、右参政,辽东按察使,辽东巡抚加兵部右侍郎,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后来被崇祯皇帝以“莫须有”罪名冤杀。

  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袁崇焕授福建邵武县(今福建省邵武市)知县。袁崇焕在邵武知县任上虽只三年,但政声斐然。据史籍记载和民间流传,有“救民水火,亲历亲为”、“处理冤狱,公正无私”、“职在邵武,关注辽事”、“聚会奎英,珍惜人才”、“题辞高塔,千古流芳”凡五件事迹可谓有口皆碑。尤其是袁崇焕为邵武县亲笔题写“聚奎塔”塔额,是至今袁崇焕留下的极为珍贵的墨迹与文物。

  明天启二年(1622年),时任邵武知县的袁崇焕到北京朝觐述职。当时关外局势空前危急,后金努尔哈赤相继攻陷抚顺、清河、开原、铁岭、辽阳、沈阳后,又攻陷广宁,造成明朝“丢弃全辽,无局可守”的被动局面。京师朝野官员,谈敌色变,天启帝抓住首辅叶向高“衣袂而泣”。袁崇焕利用在京的时机,秘密单骑出关考察辽东的战争态势。回京后,袁崇焕向朝廷详细分析了辽东形势,胸有成竹地提出:“予我军马钱谷,我一人足守此!”张岱在《石匮书后集》中记述:“时广宁失守,王化贞与熊廷弼逃归,画山海关为守。京师各官,言及辽事,皆缩朒不敢任。崇焕独攘臂请行。”御史侯恂慧眼识人,提请朝廷破格擢用袁崇焕:“见在朝觐邵武县知县袁崇焕,英风伟略,不妨破格留用。”天启帝采纳侯恂等人的建议,授袁崇焕为兵部职方司主事,旋升山东按察司佥事、山海监军,发帑金20万,俾招募。

  从天启二年(1622年)至天启七年(1627年)六年间,袁崇焕以尽忠报国之心及其雄才大略,殚精竭力,倾力于辽东军事防务和抗敌斗争,连战皆捷,从根本上扭转了辽东危局。朝廷重臣孙承宗曾上疏言“愿用崇焕指殚力瘁心以急公”,不愿用“腰缠十万之逋臣,闭门颂经之孱胆”。天启帝对袁崇焕倍加信任,官职由兵部职方司主事连续晋升至辽东巡抚加兵部右侍郎。

  在辽东防务战略问题上,袁崇焕高屋建瓴,独具眼光。时任辽东经略王在晋向朝廷建议在八里铺筑山海重关,主守中前所;监军阎鸣泰则主守觉华岛(今辽宁兴城东30里海中的菊花岛)。袁崇焕以为不妥,上书据理力争主守宁远卫(今辽宁兴城)。袁崇焕的理由是,宁远乃山海天然重关,守住宁远就扼住了咽喉,能确保200里之遥的山海关安全。明朝廷命大学士孙承宗亲赴山海关前线视察。孙承宗经过考察后,力排众议,公开支持袁崇焕的意见。天启三年(1623年)春,时任督师孙承宗令袁崇焕“抚赏”蒙古哈刺慎各部,并率部移出八里铺至宁远,收复270里。是年筑宁远城,成关外重镇。自此以后,山海关的防务基本上贯彻袁崇焕主守关外的战略意图,历经数年艰辛努力,形成了一道坚固的关(山海关)宁(远)锦(州)防线,成为后金骑兵不可逾越的障碍,迫使努尔哈赤和皇太极望宁远而却步。此后的20余年间,基本上稳定了辽西走廊的战局。

  在云波诡谲的御敌抗战中,袁崇焕总揽战局,指挥若定。先后取得一连串振奋人心、鼓舞士气的战斗战役胜利。尤其是天启六年(1626年)正月重创努尔哈赤的“宁远大捷”和天启七年(1627年)五月重创皇太极的“宁锦大捷”,均以袁崇焕高超的指挥艺术和明辽军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辉煌战果载入中国战争史册。努尔哈赤以其赫赫有名的沙场老将兵败于初历战阵的青年将领袁崇焕之手,极其郁忿地感叹:“自二十五岁起兵以来,征讨诸处,战无不捷,攻无不可,惟宁远一城不下”(《清高祖实录》)。

  辽东军事错综复杂,常常由于高层主官意见相左造成督抚不和而更换频繁。为利于统一指挥,天启七年(1627年)正月,明朝廷将关内关外之事托付袁崇焕便宜行事。天启帝熹宗驾崩后,崇祯帝思宗即位。崇祯元年(1628年)四月,崇祯帝任命袁崇焕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是年七月,袁崇焕奉召入都。袁崇焕疏陈方略,计划以五年时间恢复辽东,崇祯帝大喜。袁崇焕复奏掣肘的忧虑:“以臣之力治全辽有余,调众口不足。一出国门,便成万里。嫉能妒功夫岂无人?即不以权力掣臣肘,亦能以意见乱岂臣谋。”崇祯帝深以为然,特赐袁崇焕尚方宝剑,便宜行事。

  明朝廷赋予袁崇焕的职责虽重在辽东防务,但袁崇焕以战略家的眼光纵观全局,对京师安危高度关注,曾先后两次郑重向崇祯帝上疏:“臣守宁远,寇被臣创,决不敢侵犯臣界。只有遵化一路守戍单弱,宜於彼处设一团练总兵”,“惟蓟门陵京肩背,而兵力不加。万一夷为向导,通奴入犯,祸有不可知者。”《崇祯实录》卷二也记载:“九月己丑,袁崇焕以清兵欲西,先请驻宁远增戍关门,至是遣参将谢尚政等往备。顺天巡抚都御史王元雅曰:此虗警耳。遣其众归,师果不出。”袁崇焕说得很清楚,蓟门比较薄弱,应设重兵把守。但京畿大臣莫衷一是,袁崇焕的两次上疏都没能引起崇祯帝的足够重视。

  崇祯二年(1629年)十月,发生“己巳之变”。皇太极率后金八旗军数万兵马避开山海关明辽军总兵赵率教的防区,分东、西两路绕道内蒙古突破长城关隘龙井关、大安口等。时蓟镇“塞垣颓落,军伍废弛”,后金军没有遇到任何强有力的抵抗,于是年十一月初占领遵化,顺天巡抚王元雅、总兵朱彦国战败自尽,京师震动。皇太极继而迂回蓟州、通州数道防线,飞兵直逼北京城下,明朝岌岌可危。(未完待续)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