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文武兼备“三广公”――陶鲁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6-03-01 01:24:44   责任编辑:杨涛   来源:

文武兼备“三广公”――陶鲁

陈锋

  陶鲁(1434-1498年),字自强,广西玉林人。因父陶成有战功袭荫出仕,明景泰五年(1454年),20岁的陶鲁授广东新会县丞。明天顺七年(1463年),任新会知县。不久,因“破贼”有功,晋职广州府同知兼新会知县。明成化二年(1466年),升佥事(按察使属官,正五品),旋升广东按察副使(正四品)、湖广按察使(正三品)。弘治年间,陶鲁先后身兼湖广布政使(从二品)、广东按察副使,并治广西兵备,权力及于三地,被时人誉称为“三广公”。《明史.陶鲁传》评价:陶鲁“历官四十五年,始终不离兵事。大小数十战。凡斩首二万一千四百有奇,夺还被掠及抚安复业者十三万七千有奇,两广人倚之如长城。然鲁将兵不专尚武,尝语:‘治寇贼,化之为先。不得已始杀之耳。’每平贼,率置县建学以兴教化。”

  明王朝初年,明太祖勤政爱民,减赋轻徭,政局稳定。然永乐始,官府强取豪夺,民不聊生。正统八年(1443年)秋,“广州大饥,新会为甚”,农民举义造反甚众。天顺六年(1462年)春,广西起义军进攻新会,年轻的县丞陶鲁初显军事才华,他动员新会乡老组织训练了一支“敢勇兵”,并号召、组织乡民修建外城,挖掘壕沟,还在城外布置了铁蒺藜、刺竹等,使起义军屡犯受挫。次年,陶鲁任职期满,当地百姓求其留任,朝廷旋授他为新会知县。是年,思想家、书法家陈白沙作《新会县辅城记》,对陶鲁高度评价:“常记往年西寇之来,凭陵高凉以东,破关袭城,势如建瓴,至此则截然而止,如虹霓之收急雨。由是而吾民之丘陇以完,室家以安,鸡犬以宁,仓箱以盈,燕(宴)有岁时,乐有宾客,至于今各得其所者,则谁之赐乎?”

  成化元年(1465年),瑶族首领侯大苟领导的大藤峡瑶民起义加剧。朝廷征调官兵、狼兵(即壮族土官兵)16万,派出号称“智勇过人,兼文武才”的浙江参政、左佥都御使韩雍统兵前往镇压,时任广州府同知兼新会知县的陶鲁也率兵随同征战。起义军据险抵抗,官军久攻不下。韩雍问陶鲁:“汝能胜贼否?”陶鲁答:“易如反掌。”韩雍大怒:“乳臭小子一派胡言!”陶鲁反驳:“汝非知吾长。愿立军令状,必能破敌!”韩雍转怒为喜,准允陶鲁依策而行。竞数日,陶鲁于军中遴选及社会招募,组建起一支300人的敢死队,人人皆能“力举百钧,矢射二百步”,号称“陶家军”。陶鲁亲率“陶家军”操练阵法,每日以牛肉好酒招待,寝食与共,将士们皆愿死效。训练完毕,陶鲁率领“陶家军”向起义军发起进攻,所向披靡,攻无不克。起义军闻风丧胆,一触即溃,或降或窜。因陶鲁献策、征战有功,韩雍奏请朝廷擢拔陶鲁为佥事,专治新会、阳江、阳春、泷水(今罗定)、新兴诸县兵。自此,陶鲁被派往四处镇压农民起义军。

  陶鲁“善抚士,多智计,谋定后战”。他在重大的军事行动中,善于集思广益,谋定而后动,尤重战前保密。他在指挥部后面开挖池塘,修建议事亭,四面临水。每每夜间议事,每次用木板仅渡一人商议,议毕即还,依次循环。听取若干人意见后,陶鲁几经斟酌才最后下决心。因此,陶鲁常常能克敌制胜而又不泄露机密。他爱兵如子,尤重抚恤阵亡将士。从他撰写的《敢勇祠记》,可约略看出陶鲁对阵亡将士的尊重。成化七年(1471年),陶鲁到新会巡视,专程了解当年“敢勇兵”阵亡情况,慰问阵亡将士亲属,并报请钦差同意在新会城西兴建“敢勇祠”,以祭祀当年阵亡的65名将士。成化十五年(1479年),“敢勇祠”建成。陶鲁亲自撰写《敢勇祠记》,请陈白沙书丹,刻石立于祠中。

  陶鲁镇压农民起义,用兵奇诡,每战皆捷,杀戮甚重。起义军“闻鲁色变”,恨之入骨。陶鲁升任广东按察副使不久,发生了一个令其悲痛欲绝的重大事件:起义军派人到陶鲁的老家玉林报复,杀其族人,掘其祖坟以泄愤。陶鲁由此徙籍广东。这一事件促使他深刻反思,对以往的做法作出重大战略调整:“治寇贼,化之为先,不得已始杀之耳。”自此每战获胜后,陶鲁都很重视安抚和帮助“夺回被掠”人员恢复就业,过上正常生活;他每到一地便兴办学校,推广教化,提高民众的文化素质。据陈白沙为陶鲁所作的《新迁电白县儒学记》,陶鲁升任广东按察副使后,每次路过电白县时,“未尝不瞻顾徘徊,以学校之兴废为己责”。当农民起义基本平定后,陶鲁更是提出“首创学宫,次及诸役”,当时的学宫“宫宇峨兀,门观轩敞,神像清严,器用具足,缭之以宫墙,饰之以丹漆,诚壮诚丽,遂为一郡学校之冠。”陶鲁的军事与政治并举、“兴教化”辅助政治的政策,得到了朝廷肯定。广西大藤峡瑶民起义、广东罗旁瑶民起义后,朝廷更加注重瑶族地区的学校建设,在增设州、县和增派军队驻守的同时,还在府、州、县治所在地及圩镇设置学校,招收瑶族子弟入学。1498年,陶鲁卒于任上。在他去世30年后,新会人仍然感念他的恩德,奏请嘉靖皇帝下令修建忠勋祠,以祭祀陶鲁与他的父亲陶成。清袭明制,为巩固朝廷在瑶族地区的统治,也“尊孔崇儒,提倡程朱理学”,在瑶区兴办学校,宣扬儒家伦理道德,用以防止瑶民反抗。这些举措,不仅培养了一批瑶族文化人,对推动瑶族地区的教育事业发展也起到积极作用。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