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鸣县
  • 横县
  • 宾阳县
  • 上林县
  • 马山县
  • 隆安县
  • 兴宁区
  • 江南区
  • 青秀区
  • 西乡塘区
  • 邕宁区
  • 良庆区
  • 经开区
  • 高新区
  • 东盟区
  • 柳江县
  • 柳城县
  • 鹿寨县
  • 融安县
  • 融水县
  • 三江县
  • 城中区
  • 鱼峰区
  • 柳南区
  • 柳北区
  • 秀峰区
  • 叠彩区
  • 象山区
  • 七星区
  • 雁山区
  • 临桂区
  • 阳朔县
  • 灵山县
  • 全州县
  • 兴安县
  • 永福县
  • 灌阳县
  • 龙胜县
  • 资源县
  • 平乐县
  • 荔浦县
  • 恭城县
  • 陆川县
  • 玉州区
  • 北流市
  • 容县
  • 福绵区
  • 兴业县
  • 博白县
  • 江州区
  • 扶绥县
  • 凭祥市
  • 大新县
  • 龙州县
  • 天等县
  • 宁明县
  • 岑溪市
  • 苍梧县
  • 藤县
  • 蒙山县
  • 万秀区
  • 长洲区
  • 龙圩区
  • 兴宾区
  • 合山市
  • 象州县
  • 武宣县
  • 忻城县
  • 金秀县
  • 右江区
  • 靖西市
  • 田阳县
  • 田东县
  • 平果县
  • 德保县
  • 那坡县
  • 凌云县
  • 乐业县
  • 田林县
  • 隆林县
  • 西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
  • 桂平市
  • 平南县
  • 金城江区
  • 南丹县
  • 天峨县
  • 东兰县
  • 凤山县
  • 巴马县
  • 都安县
  • 大化县
  • 环江县
  • 罗城县
  • 宜州市
  • 钦南区
  • 钦北区
  • 灵山县
  • 浦北县
  • 港口区
  • 防城区
  • 东兴市
  • 上思县
  • 海城区
  • 银海区
  • 铁山港区
  • 合浦县
  • 八步区
  • 平桂管理区
  • 钟山县
  • 富川县

一代大儒——陈宏谋

(广西法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6-03-01 01:24:43   责任编辑:杨涛   来源:

一代大儒——陈宏谋

□陈锋

  陈宏谋(1696-1771),字汝咨,号榕门,原名弘谋,因避乾隆(弘历)讳,后改为宏谋。出生于桂林市临桂县四塘乡横山村。

  陈宏谋是清代广西籍官员中官位最高(宰相),任官时间最长(48年),任官历经省份最多(12省),政绩卓著而且在民间影响最大的一位清官、名臣。雍正元年(1723年)中进士,从此步入仕途。初期历任翰林院检讨、吏部郎中、浙江道御史、扬州知府、江南驿盐道、云南布政使、直隶天津道、江苏按察使、江宁(今南京)布政使等职。中后期历任甘肃巡抚、江西巡抚、陕西巡抚、湖北巡抚、河南巡抚、福建巡抚、湖南巡抚、江苏巡抚和陕甘总督(加兵部侍郎)、两广总督、两江总督(加太子少傅衔)、兵部尚书署湖广总督兼湖南巡抚。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他奉调进京,历任吏部尚书加太子太保衔、协办大学士、东阁大学士兼工部尚书,加太子太傅衔。

  陈宏谋为官清正,知识渊博,清简务本,躬行力践,行必责实。他每到一地任职,都十分注重研究民心风俗的得失利弊,分明兴革,逐条钩考,在勤政同时,不忘著书立说,故而成就斐然。《清史》中对陈宏谋的评论足以盖棺定论:乾隆间论疆吏之贤者,尹继善与陈宏谋其最也。宏谋劳心焦思,不遑夙夜,而民感之则同。宏谋学尤醇,所至惓惓民生风俗,古所谓大儒之效也。可见,陈宏谋无论是为官还是治学,都是当之无愧的一代楷模。据说,陈宏谋的思想曾对曾国藩产生重要影响,蒋介石的床头也常常置放着陈宏谋编撰的《从政遗规》。

  陈宏谋不仅注重发展经济、养民富民,注重兴办义学、教化民众,而且高度重视司法效率和司法公信力,高度重视社会治安和维护地方稳定。他任江苏按察使时,“设弭盗之法,重诬良之令”。他在福建巡抚任上时,向朝廷提出“福建民嚣竞多讼,立限有为稽核,以已未结案件多寡,课州县吏勤惰”的建议。他任江西巡抚期间,又以民俗尚气好讦讼,请令各道按行所属州县,察有司,自理词讼,毋使延阁滋累。他入掌吏部尚书后,又提出“文武官弁,均有捕盗之责。乃州县捕役,平时豢盗,营兵捕得,就谳时任其狡展,或且为之开脱。嗣后应令原获营员会讯。”“匿名揭帖,循例当抵罪,所款款内有无虚实,仍应按治。则宵小不得逞奸,有司亦知所警。”得到乾隆赞扬并恩准。陈宏谋这些远见卓识,至今对于我们推进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提高司法效率,促进司法公正,维护社会稳定,仍不失其值得借鉴的积极意义。

  附:《清史稿•陈宏谋传》

  赵尔巽

  陈宏谋,字汝咨,广西临桂人。为诸生,即留心时事,闻有邸报至,必借观之。自题座右,谓“必为世上不可少之人,为世人不能作之事”。雍正元年恩科,世所谓春乡秋会。宏谋举乡试第一,成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四年,授吏部郎中。七年,考选浙江道御史。仍兼郎中。监生旧有考职,多以人代。世宗知其弊,令自首,而州县吏藉察访为民扰。宏谋疏请禁将来,宽既往。召见,征诘再三,申论甚晰,乃允其奏,以是知其能。授扬州知府,仍带御史衔,得便宜奏事。丁父忧,上官留之,辞,不许。迁江南驿盐道,仍带御史衔,摄安徽布政使。又丁母忧,命留任。因乞假归葬。

  十一年,擢云南布政使。初,广西巡抚金鉷奏令废员垦田报部,以额税抵银得复官,报垦三十余万亩。宏谋奏言:“此曹急于复官,止就各州县求有余熟田,量给工本,即作新垦。田不增而赋日重,民甚病之,请罢前例。”上命云南广西总督尹继善察实,尹继善请将虚垦地亩冒领工本核实追缴。乾隆元年,部议再敕两广总督鄂弥达会鉷详勘。宏谋劾鉷欺公累民,开捐报垦不下二十余万亩,实未垦成一亩,请尽数豁除,时鉷内迁刑部侍郎,具疏辨。上命鄂弥达会巡抚杨纪曾确勘。二年,宏谋复密疏极论其事。高宗责“宏谋不待议覆,又为是渎奏。粤人屡陈粤事,恐启乡绅挟持朝议之渐”。交部议,降调。录鄂弥达等会奏,报垦田亩多不实,请分别减豁。鉷以下降黜有差。

  三年,授宏谋直隶天津道。五年,迁江苏按察使。六年,迁江宁布政使,甫到官,擢甘肃巡抚,未行,调江西。九年,调陕西。十一年,复调回江西。寻又调湖北。十二年,川陕总督庆复劾宏谋在陕西爱憎任情,好自作聪明,不持政体。部议夺官,上命留任。未几,复调陕西。上谕曰:“此汝驾轻就熟之地,当秉公持重,毋立异,毋沽名。能去此结习,尚可造就也。”署陕甘总督。十五年,加兵部侍郎。其冬,河决阳武。调河南巡抚。十七年,调福建。十九年,复调陕西。二十年,调甘肃。再调湖南,疏劾布政使杨灏侵扣谷价。上嘉其不瞻徇,论灏罪如律。二十一年,又调陕西。

  二十二年,调江苏。入觐,上询及各省水灾,奏言皆因上游为众水所汇,而下游无所归宿,当通局筹办。上以所言中肯綮,命自河南赴江苏循途察勘。十二月,迁两广总督,谕曰:“宏谋籍广西,但久任封疆,朕所深信。且总督节制两省,专驻广东,不必回避。”二十三年,命以总督衔仍管江苏巡抚,加太子少傅。二十四年,坐督两广时请增拨盐商帑本,上责“宏谋市恩沽名,痼习未改”。下部议夺官,命仍留任。又以督属捕蝗不力,夺总督衔,仍留巡抚任。二十六年,又以失察浒墅关侵渔舞弊,议罢任,诏原之,谕责“宏谋模棱之习,一成不变”。调抚湖南。二十八年,迁兵部尚书,署湖广总督,仍兼巡抚。召入京,授吏部尚书,加太子太保。

  宏谋外任三十余年,历行省十有二,历任二十有一。莅官无久暂,必究人心风俗之得失,及民间利病当兴革者,分条钩考,次第举行。诸州县村庄河道,绘图县悬壁,环复审视,兴作皆就理。察吏甚严,然所劾必择其尤不肖者一二人,使足怵众而止。学以不欺为本,与人言政,辄引之于学,谓:“仕即学也,尽吾心焉而已。”故所施各当,人咸安之。

  在扬州,值水灾,奏请遣送饥民回籍,官给口粮,得补入赈册,报可。盐政令淮商于税额外岁输银助国用,自雍正元年始,积数千万,率以空数报部。及部檄移取,始追征,实阴亏正课,宏谋奏停之。

  在云南,方用兵猓夷,运粮苦道远,改转般递运,民便之。增铜厂工本,听民得鬻余铜,民争趋之。更凿新矿,铜日盛,遂罢购洋铜。立义学七百余所,令苗民得就学,教之书。刻《孝经》、《小学》及所辑《纲鉴》、《大学衍义》,分布各属。其后边人及苗民多能读书取科第,宏谋之教也。

  在天津,屡乘小舟咨访水利,得放淤法,水涨挟沙行,导之从堤左入、堤右出。如是者数四,沙沉土高,沧、景诸州悉成沃壤。按察江苏,设弭盗之法,重诬良之令,严禁淹亲柩及火葬者。

  在江西,岁饥告籴于湖广。发帑缮城垣,筑堰埭,修圩堤闸坝,以工代赈。南昌城南罗丝港为赣水所趋,善冲突,建石堤捍之。左蠡朱矶当众水之冲,亦筑堤百丈,水患以平。又以钱贵,奏请俟云南铜解京过九江,留五十五万五千斤,开炉鼓铸。并以旧设炉六,请增炉四,诏并许之。又以仓储多亏缺,请令民捐监,于本省收谷,以一年为限。限满,上命再收一年。又以民俗尚气好讦讼,请令各道按行所属州县,察有司,自理词讼,毋使延阁滋累。上命实力督率,毋徒为具文。

  在陕西,募江、浙善育蚕者导民蚕,久之利渐着。高原恒苦旱,劝民种山薯及杂树,凿井二万八千有奇,造水车,教民用以灌溉。陕西无水道,惟商州龙驹寨通汉江,滩险仅行小舟。宏谋令疏凿,行旅便之。又以陕西各属常平仓多空廒,亦令以捐监纳谷。并请开炉铸钱,如江西例。户部拨运洋洞,铸罄,采云南铜应用,钱价以平。请修文、武、成、康四王及周公、太公陵墓,即以陵墓外余地召租得息,岁葺治。皆下部议行。

  在河南,请修太行堤。又以归德地洼下,议疏商丘丰乐河、古宋河,夏邑响河,永城巴沟河,民力不胜,请发帑浚治。

  既至福建,岁歉米贵,内地仰食台湾,而商舶载米有定额,奏弛其禁以便民。又疏言福建民嚣竞多讼,立限有为稽核,以已未结案件多寡,课州县吏勤惰。又言福建地狭民稠,多出海为商,年久例不准回籍。请令察实内地良民或已死而妻妾子女愿还里者,不论年例,许其回籍,从之。

  在湖南,禁洞庭滨湖民壅水为田,以宽湖流,使水不为患,岁大熟。江南灾,奏运仓谷二十万石济之,仍买民谷还仓。

  再至陕西,闻甘肃军需缺钱,拨局钱二百万贯济饷,上嘉其得大臣任事体。疏请兴关外水利,浚赤金、靖逆、柳沟、安西、沙州诸地泉源,上命后政议行。又以准噶尔既内附,请定互市地,以茶易马充军用,诏从之。

  其治南河,大要因其故道,开通淤浅,俾畅流入海。督民治沟洫,引水由支达干,时其蓄泄。徐、海诸州多弃地,遇雨辄淫溢,课民开沟,则以土筑圩,多设涵洞为旱潦备。低地则令种芦苇,薄其赋。

  其在江苏,尤专意水利。疏丁家沟,展金湾坝,浚徐六泾白茆口,泄太湖水,筑崇明土塘御海潮,开各属城河。又疏言:“苏州向设普济、育婴、广仁、锡类诸堂,收养茕独老病,并及弃婴。请将通州、崇明滨海淤滩,除附近民业着听升科,余拨入堂。又通州、崇明界新涨玉心洲,两地民互争,请并拨入,以息争竞。”上谕曰:“不但一举而数善备,汝亦因此得名也。”

  及督湖广,疏言:“洞庭湖滨居民多筑围垦田,与水争地,请多掘水口,使私围尽成废壤,自不敢再筑。”上谕曰:“宏谋此举,不为煦妪小惠,得封疆之体。”

  逮入掌吏部,疏言:“文武官弁,均有捕盗之责。乃州县捕役,平时豢盗,营兵捕得,就谳时任其狡展,或且为之开脱。嗣后应令原获营员会讯。”上嘉其所见切中事理。又疏言:“河工办料,应令管河各道亲验加结。失事例应文武分偿,而参游例不及,应酌改画一。”下河督议行。又言:“匿名揭帖,循例当抵罪,所款款内有无虚实,仍应按治。则宵小不得逞奸,有司亦知所警。”上亦韪之。

  二十九年,命协办大学士。三十二年,授东阁大学士,兼工部尚书。三十四年,以病请告,迭谕慰留。三十六春,病甚,允致仕,加太子太傅,食俸如故。赐御用冠服,命其孙刑部主事兰森侍归。诏所经处有司在二十里内料理护行。上东巡,觐天津行在,赐诗宠其行。六月,行至兖州韩庄,卒于舟次,年七十六,命祀贤良祠,赐祭葬,谥文恭。

  宏谋早岁刻苦自励,治宋五子之学,宗薛瑄、高攀龙,内行修饬。及入仕,本所学以为设施。莅政必计久远,规模宏大,措置审详。尝言:“是非度之于己,毁誉听之于人,得失安之于数。”辑古今嘉言懿行,为《五种遗规》,尚名教,厚风俗,亲切而详备。奏疏文檄,亦多为世所诵。曾孙继昌,字莲史。嘉庆二十四年乡试,二十五年会试、廷试,俱第一,授修撰。历官至江西布政使。

  论曰:乾隆间论疆吏之贤者,尹继善与陈宏谋其最也。尹继善宽和敏达,临事恒若有余。宏谋劳心焦思,不遑夙夜,而民感之则同。宏谋学尤醇,所至惓惓民生风俗,古所谓大儒之效也。于义督军储、策水利,皆秩秩有条理。大受刚正,属吏惮之若神明,然论政重大体,非苟为苛察者比。允随镇南疆久,泽民之尤大者,航金沙江障洱海,去后民思,与江南之怀尹继善、陈宏谋略相等,懿哉!

  

...

广西法学会公众号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广西法学会官方微信

相关阅读